14 12
發新話題
打印

[小說] 「長篇小說」龍門客棧

[Close]

「長篇小說」龍門客棧

開學第一天,就當上了被選中的人;
為了小美女,被人誤認為華東戰神;
一次跨服戰,接觸到一個古伺服器;
又為小美女,殺盡天命中所有高手;

TOP

第一章 初入劍道 第一話 大學新生

上海市 浦東機場
        「媽,我到上海市了,行啦行啦,我到學校再打給你吧…知道了知道了,我十八歲了嗎,行行行,掛了,再見。」男子掛斷電話,呼出一口大氣,把手機收好,拖著行李慢慢地向機場門口走去。
        不知不覺中,男子的步伐越來越快,似乎急不待地離開機場。
        於是機場上就出現了一幕一名年約十八歲戴著粗框眼鏡,咋一眼有點像周杰某的男子,背著一個大背包,拖著行李在機場上暴走的一幕。
        當男子走出機場門口時,馬上放下手中行李,舉起雙手往天大喊「我周文山終於自由了!!」
        機場川流不息的人流聽到周文山的話後,都不禁在心中暗道一句「地球很危險的,你還是回火星吧…」
        誰知一個可愛的小妹妹,專業來說就是一個小蘿莉,她不理周圍的怪異目光,走到周文山身邊,用手拉了拉周文山的衣服,用那水汪汪的眼睛看著周文山,道「地球很危險的,你還是回火星吧…」
        周文山頓時內牛滿面,拖起行李,頭也不回地跑走了。
        …
        「司機大叔,要你幫我拿行李,真不好意思。」周文山站在一輛的士旁,對正幫他拿行李的大叔說道。
        「不用客氣,我最喜歡幫人的了,更何況你們這些大學生,未來的社會棟樑啊!」大叔一臉熱心地道。
        「大叔你真是古道熱腸啊!」周文山滿是歡欣地道。
        「好啦,都拿下來了,一共五百!」大叔把手中的行李放在地上,對周文山說道。
        「什…麼!!!五百?我明明看到才五十塊!」周文山指向車內道。
        「拿行李不用錢啊!」大叔一面理所當然,周文山覺得自己快吐血了。
        「快點快點!」大叔一臉不耐煩,周文山看情況不妙,於是暗暗下了個決定…
        「哇!坐霸王車啊!你別跑啊!你給老子停下了!臭小子!什麼狗屁大學生,大你媽啊!」
        「呸,想坑我?我五十也不給你!」周文山心中道
        於是,華東師範大學門前就出現了一名年約十八歲戴著粗框眼鏡,咋一眼有點像周杰某的男子,背著一個大背包,抱著行李,被一名大叔追著就場景。
        後人稱這男子為「華東保特」!

        「呼呼呼,那大叔,居然追了我十九條街,太強了吧!」周文山放下抱著的行李,跪在地上說道。
身後的大叔早就不知去哪了,看來是沒再追來了。
        周文山坐在行李上,深呼吸一下,看了看手錶,上午十點四十分,道「慘了,只剩二十分鐘!」
        周文山二話不說,又一次拖著行李狂奔起來。
        半小時後,周文山又一次回到華東師範大學門前,他看了一下四周,發現沒人,他嘆了口氣,自言自語道「看來學長學姐者都走了,只好自己去找了。」
        周文山拖著行李,踏入了華東師範大學。
        剛走了沒幾步,就有一名強壯的男子跟他搭話「學弟,第一次來華東師範大學?」
        周文山愣了一愣,答道「是的。」
        強壯的男子馬上自我介紹,道「我是今年大四的學長,叫胡冬強,看你是學弟份上,我帶你去登記吧,來來來,把行李給我。」
        「隆冬強?」
        「是胡冬強,來,行李我拿好了,走吧!」胡冬強強搶走周文山的行李,直接走在前方了。
        「啊,等等我!」周文山馬上背著背包跟上去。
        在胡冬強學長的帶領下,周文山很快就把入學的手續辨好,拿到了宿舍的門匙,胡冬強義正詞嚴地道送佛送到西,又拖著周文山的行李往宿舍走去。
        周文山的宿舍在五樓,胡冬強二話不說就替周文山把行李扛上去,感動的周文山快以身相許了。
        可是當胡冬強把行李放到周文山門前後,就伸出手道「二百塊謝謝。」
        周文山當場愣住,道「二百?什麼二百?」
        胡冬強一面理所當然地道「帶路不用錢啊,扛行李不用錢啊!」
        周文山正想說什麼,胡冬強打斷他道「快點,我還要幫下一位學弟!」
        周文山想破口大罵,可是初到大學就得罪大四的人,不是太好,於是只好死死氣地拿出二百塊給胡冬強,誰知不小心多拿出五十,胡冬強見狀馬上搶走,道「謝謝學弟!」然後一枝箭似的跑走了!
        「靠,我二百五,啊呸!給回五十我!」周文山在五樓大喊,只是胡冬強頭也不回地跑了。
        …
        經歷了一上午的破事,周文山靜靜地躺在床上,又呼出了一口大氣,到目前為止他的室友還沒出現,所以他的東西放到亂七八糟,他也沒什麼心思去整理,所以決定先去吃個飯再作打算。
        剛走到門口,門就開了,一名女孩站在他面前,女孩有著黑色長髮,說不上是女神的級數,可是有著鄰家女孩的味道,她大袋小袋的,看來也是新生,周文山看了看門牌,道「小姐,你走錯了吧,這是男生宿舍。」
        「沒有啊!」女孩搖頭道。
        「你真的走錯了,這真的是男生宿舍。」周文山擋在門口。
        「走開,行李好重!」女孩硬把周文山弄開,闖進了房間。
        「喂喂喂,你怎能這樣!」周文山對女孩道。
        「你替我把門口的行李也拿進來吧!」女孩沒理會周文山。
        「可是!」周文山還想說什麼,忽然女孩拋來一封信,上面寫著──同學你好,因為女生宿舍房間不夠,所以我校決定實行男女混合宿舍,你幸運地被選中了。
        我草,什麼情況!
        「看清楚了嗎被選中的少年,還不替我拿行李進來。」女孩道。
        周文山一臉無奈,死死氣地把女孩的行李搬進來。
        「昆雪,我都都放這了。」周文山把行李放在門口道。
        「咦,你怎知道我叫昆雪?」昆雪好奇地道。
        「你行李不是有寫嗎?」周文山沒好氣地道。
        「喔,等一下,樓下還有一點,你替我去拿。」昆雪道。
        周文山白她一眼,跑下樓了。
        半小時後,周文山躺在宿舍門口,半死不活。
        昆雪站在門口道「太沒用了吧!一點行李你就這個樣子!」
        周文山斷斷續續地道「兩…車…幾十…個…你…說…一點…還有…這…是五…樓啊!」周文山說完後,就好像斷氣了。
        「喂,喂,起來,還沒整理房間呢!」
        「你…一…槍…殺…了…我…吧!」

        又半小時後,周文山躺在床上,動也不動。
        昆雪坐在自己床上,道「你得多鍛鍊一下啊,才小小事你就這樣,怎會有女孩喜歡?」
        周文山沒出聲,只是輕輕地做了一個手勢。
        一個國際通用的手勢。

TOP

唔……被選中
天哪 連我都沒有大學讀咧
好吧 但是文中周文山這字會不會出現次數過多了呢
引用:
周文山斷斷續續地道「兩…車…幾十…個…你…說…一點…還有…這…是五…樓啊!」周文山說完後,就好像斷氣了。
        「喂,喂,起來,還沒整理房間呢!」
我是這麼想的
就……想辦法弄得沒那麼沉氣吧

「   我草,什麼情況!」
這個用括號代表角色內心吧 有比較好的

TOP

回復 3# 的帖子

之前習慣第一人稱,還沒適應第三人稱。所以周文山可能變得跟第一人稱中「我」一樣多了。
內心話本來就是有引著的 那句可能一時忘了

[ 本帖最後由 hhjj22 於 2015-4-4 01:06 編輯 ]

TOP

第二話        電競社
        「好了別裝死了,去飯堂吃飯吧,我請客。」昆雪拍了拍周文山的肩,示意他起來。
        周文山坐在床上,一臉無奈地道「真大方啊,飯堂。」
        昆雪小臉一紅,罵道「那你去不去!」
        周文山馬上站起,道「去,有吃的地方就有我周文山!」
        昆雪白他一眼,走了,周杰山也跟在後面。
        前往飯堂途中,兩人走過社團招生的地方,足球社籃球社等等的社團把路過的新生都捉住不斷地推銷,兩人幾經辛苦,終於離開那裡。
        然而當他們離開時,周文山看到了遠處有一攤沒人的招人處,只有一個女孩靜靜地坐著那,他拍了拍昆雪的肩道「你看,那攤是什麼社團的?」
        昆雪望向了周文山說的方向,道「你這白痴,看上了人家了?我去替你問問吧!」話剛說完,昆雪就跑走了。
        「喂!你…!到底誰是白痴啊!」周杰山看著昆雪的背影,無奈地道。
        周文山看著昆雪和女孩比手劃腳地討論著,好像很興奮,不一會,昆雪回來把周文山也拉過去了。
        「喂喂喂,你在幹什麼!」周杰山道。
        昆雪把周文山拿到女孩面前,介紹道「他是周文山,他會和我一齊加入的!」
        周文山大吃一驚,道「什麼!?」
        女孩看著周文山,十分激動地道「謝謝!謝謝!」
        周文山看到女孩的表情,心中一軟,小聲地對昆雪問道「什麼回事?」
        昆雪把周文山拉到一旁,道「這女孩是電競社的,說起這電競社就慘了,剛開始時由最強的那五人組成,可惜現在都畢業了,在那五人畢業後,電競社每下愈況,現在都快被殺社了!」
        「那關我什麼了,哪有人會入這樣的社團,如果技術強的早就去參加職業賽了,哪會有人報這社團浪費時間!大學四年是最重要的,那能這樣浪費掉。」周文山不滿地道。
        「不是吧,這話居然從你口中出現!」昆雪用小手摸了摸周文山額頭,嚇得周文山趕緊後退,道「做什麼!」
        昆雪嘻嘻地笑笑道「看你有沒有發燒啊,腦子都壞了。」
        周文山白她一眼,道「好了,走了,肚了餓了。」說完後就轉身就走。
        昆雪氣得說不出話,轉身對女孩說了一句對不起後,就跑去找周文山了。
        …
        「大小姐啊,我都說了不會加入了,你放過我吧!」自吃飯開始,昆雪就一直煩著周文山加入,直到現在,周文山捂著耳朵,走在昆雪面前。
        昆雪死死地跟著周文山,一直在他身邊嘮叨著。
        兩人不知不覺又回到了社團招生那,發現很多人都去吃飯了,只有那女孩一個還有,昆雪拉住了周文山,指了指那女孩。
        周文山搖了搖頭,一臉不願意。
        昆雪一腳踩在周文山的腳上,鼓起泡腮。
        這時,一群別間大學的人出現,把女孩給圍住了,昆雪大吃一驚,對周文山道「你是不是男人,還不快去!」
        周文山擺了擺手,道「什麼年代,還英雄救美?」
        昆雪氣得跺腳,自己跑過去了。
        周文山見狀也跟上去了。
        「喂,堂堂華東戰神大學時的社團居然不接受挑戰?開玩笑的吧,哥幾個是新組的,來找點經驗而已,沒別的意思。」
        「華東戰神畢業很久了!我們不接受挑戰!」
        「不接受的話,那你來陪我們玩玩就算了!」話間就把手伸向女孩,女孩向後一退,被另一名男子擋住去路了。
        「放開那個女孩!」昆雪站在不遠處大喊。
        「慘了這女孩看電影上腦了…」周文山心中暗道。
        「哪來的女俠,報上名來!」一名男生道。
        「我乃…」忽然周文山上前捂住了昆雪的嘴,道「哈哈哈,我們只是路過,路過…啊!!你屬狗的啊!」昆雪突然咬著周文山的手不放。
        別間大學的人看到這幕都愣住了,心中只有一句「什麼情況?」
        女孩趁機走到周文山身後躲起來,此時昆雪也鬆口,站了坐女孩身後,把周文山推了出去。
        「小子,你是她的人?」別間大學的男生問。
        「不,她是我的人…啊呸,先別管,你竟然在我們大學搞事?」周文山走前兩步道。
        別間大學的人指了指胸前的牌,道「入校許可證,我們是來挑戰貴校的電競社的。」
        周文山回頭看了一眼那躲在他身後的女孩,女孩水靈的大眼正看著他,向他求救,周文山無奈地嘆口氣…
        「我們接受!」
        「什麼情況!?」周文山心中大驚,他回頭一眼,昆雪正挺著胸道。
        「好!就等你這句,走吧!請帶路!」別間大學的人微笑道。
        周文山回頭對女孩道「算了,搞成這樣只好打一場了。」
        女孩眼淚汪汪地道「不行,如果再輸了我們戰隊就要被除名了,我們社也要解散了。」
        周文山搔了搔頭,道「你們比什麼遊戲?」
        「天命。」女孩道。
        「那個說70%擬真的遊戲?開了接近二年還有人玩?」周文山道。
        「嗯。」女孩點了點頭。
        周文山又嘆了口氣「走吧,既然事關重大,我替你打。」
        這時昆雪把頭伸出來,道「你行嗎?」
        周文山盯她一眼,道「要不你來?」
        昆雪擺了擺手,道「還是你吧。」
        話間,他們就已經來到了電競社的社室,女孩把門打開了,數台電腦放了放那裡。
        別間學校的人把卡放入電腦,道「競技場見。」說完後就全數把頭盔帶上進入遊戲了。
        當看到他們都進入遊戲後,周文山拍了拍女孩的肩,問道「有沒有多一張卡?我沒有。」
        女孩吃了一驚,一個年青人居然沒有天命的遊戲卡?但因為事關重大,她從雜物堆中找出了一張遊戲卡,看來年代久遠的遊戲卡。
        「這裡。」女孩把卡遞給周文山,周文山接過遊戲卡,道「上線吧。」
        女孩點了點頭,坐了在電腦前,也把頭盔帶上了。
        周文山望了一下四周,隨便找了一部電腦,檢查了一下。
        天命是一款70%擬真的遊戲,是通過腦電波和鍵盤共同控制,對普通新手來說玩上三天就能適應。
        天命的鍵盤和傳統的不同,是一塊透明玻璃版,當打開時就會變成閃著藍光的操作盤,手指觸感更是無可挑剔。
        周杰山打開了操作盤,發現這操作盤居然是閃著紅光,但他並沒多管,把卡插入,帶上頭盔,進入遊戲了。
        「那我怎樣?」昆雪看著都進入遊戲眾人道。

        剛進入遊戲,周文山就發現卡上有一個叫青花瓷的角色,是一名俠客,專精單手劍和大劍。
        周文山嘗試操作一下,這一弄,就過去十分鐘了。
        十分鐘後,他收到了一道密語,是一個叫髮如雪的人傳來「競技九十九區。」
        周文山找了一下,終於轉到了競技九十九區,白光一閃,他發現有六個人在他面前。
        那叫髮如雪原來就是那女孩,她走到周文山身後,沒有出聲。
        對面的看來就是別校的學生,他們分別叫做我是龍套,我也是龍套,我還是龍套,我竟然是龍套,我們都是龍套。
        「什麼?才五級?你耍我啊?」我是龍套道,他是一個四十級的俠客,專精反手劍。
        「打還是不打?」周文山沒好氣地道。
        「單方面屠殺好玩嗎?」我是龍套譏笑道。
        「選公平挑戰,雙方都是三十級不就行了嗎?」周文山道。
        「你有技能嗎?你有嗎?多少?斬撃嗎?哈哈哈」我是龍套道。
        「別廢話!」周文山直接對他發起對戰。
        「哼!」我是龍套按下接受,兩人白光一閃,就到了擂台上。

TOP

第三話        一串五
        在天命中,技能系統是要自行研發的,系統會因你的出手速度,力道,運功時間等去分別給予不同的等級,最高為SSS級技能,最低為F級,不同等級的技能殺傷力,範圍,效果都不同。
        周文山所用的青花瓷只是五級的倉庫級,根本沒有什麼技能。
        而且髮如雪並不知道周文山只是一個只玩了十分鐘的新手,不然她寧可自己上台打。
        所謂的擂台只是一個40平方米的地方,周文山和我是龍套各站在擂台一角,電子聲音開始倒數,髮如雪緊緊地握著手中的劍,看著台上的情況。
        而遊戲外的昆雪也盯著周文山的畫面看,手掌心同樣冒汗。
        五…四…三…二…一!
        電子聲音無任何情緒地倒數,五秒過後,我是龍套握著反手劍直衝周文山,周文山同樣提著大劍衝向我是龍套,我是龍套突然彎下身,道「蛇行撃!」
        我是龍套化身毒蛇,在周文山肋骨位劃出一道血痕,周文山血條明顯扣了一格!我是龍套穿過周文山後,馬上利用反手劍再從周文山背上劃上一劍!
        「鷹爪!」三劍劃過,周文山血條只剩下一半!
        正當我是龍套想把反手劍橫在周文山脖上了結他時,周文山忽然提著大劍猛然轉身一劍劈向我是龍套,我是龍套嚇得向後一退,反手劍架在胸,誰知周文山就像我是龍套剛剛那樣,彎下身子把大劍橫放,這動作十足十我是龍套剛剛那招蛇行撃!
        大劍劍鋒在我是龍套身上留下一道更觸目的傷口,由於大劍劍鋒比反手劍厚多了,傷口也更大!
        我是龍套心敢不妙,如果他是模仿我的話,那…!不好了!
        周文山來到我是龍套背後時,果然也想模仿鷹爪,只是大劍攻擊速度比反手劍至少慢一半,所以周文山只能斬出一劍,但是觸發了大劍撃退效果,把我是龍套重重斬飛了!
        眾多職業中,大劍攻擊力是最高的,不但如此,格檔率也不錯,而且還有撃退效果,力量越大,撃退更遠!
        我是龍套被直接打到擂台邊,幸好有擂台的繩子擋一下,不然早就被打下台了。
        我是龍套雖只受了兩下攻擊,但血條比周文山更少!如果周文山有技能效果的話,他可能只剩下三分一血。
他回頭怒盯著周文山,似乎在為周文山抄襲他的技能而怒。
        台下的龍套兄弟不斷地罵著周文山無恥,髮如雪看到台上的一幕後,也吃了一驚。
        周文山微微一笑道「好,我不模仿你。」並對我是龍套勾了勾手。
        我是龍套怒得什麼也不管直接衝上前,周文山看準時機,大劍橫放,把我是龍套拍出去了!
        就像打棒球那樣,拍出去了!
        我是龍套反應不及,硬生生接下這撃,血量只剩下三分一!
        周文山乘勝追擊,在地面拖行著大劍,當來到我是龍套面前時,大劍劍鋒因在地面拖行而發熱,周文山一個上挑,火熱的劍鋒機乎把我是龍套的血量帶走,只剩下一絲,周文山緊接跳起,大劍從上劈下,直接了結了我是龍套!
        眾人看到周文山一招技能也沒用就解決了我是龍套,個個也目瞪口呆的。
        白光一閃,我是龍套在擂台下出現,一句話也沒說。
        倒反是遊戲外的昆雪開心地大叫了一聲YES!
        「還有誰?」周文山把大劍插在地上,身體靠在劍面上。
        「我來!」我也是龍套直接發起挑戰,周文山欣然接受。
        我也是龍套出現在擂台上,他是一名御劍使,專精幻劍。
        幻劍是御劍使的分支,和俠客不同,算是法師之類。
        五秒過後,我也是龍套馬上幻化出十三把幻劍,十三把幻劍在他背後飄浮著,十分有氣勢。
        周文山架著大劍,沒貿然進攻。
        我也是龍套冷笑一聲,道「我看你怎模仿!」說著,十三把幻劍就向周文山飛來!
        十三把幻劍從不同方向攻擊,周文山根本不能全數防住!
        「哈哈哈,給老子跪下吧!」我也是龍套瘋狂地大笑著,周文山的血條用肉眼可見的速度下降著,當他血量來到三分一時,他忽然笑了!
        「我知道了!」周文山微笑道。
        周文山拿著大劍打飛三把幻劍,任由其他的幻劍穿過他的身體,眾人發現,周文山的血量沒再下降。
        「可惡!」我也是龍套道,他能幻化出十三把,可是只有三把有攻擊力,這是他的極限了。
        被周文山識破後,戰鬥很快就結束了,周文山一邊打飛幻劍,一邊對我也是龍套發動攻擊,十回合後我也是龍套同樣被周文山普攻撃殺。
        我也是龍套化作白光,一臉不忿地出現在擂台下。
        「要打就上來吧。」周文山用和剛才同樣的姿勢對著下面的道。
        台下的我還是龍套,我竟然是龍套,我們都是龍套你眼看我眼,沒一人發出挑戰,周文山搔了搔,對他們說「都上來吧,我已經熟練了。」
        三人聽到周文山的話,個個瞪大了眼!
        好狂的小子!
        三人二話不說,同時發起挑戰!
        周文山按下接受,白光一閃,三人同時出現在台上。
        我還是龍套,御劍使,專精劍氣。
我竟然是龍套,俠客,專精雙劍。
我們都是龍套,御劍使,專精飛劍。
        「兩個御劍使…周文山你小心點。」髮如雪在台下道。
        周文山靠在台邊,對髮如雪說「你說說他們特點給我聽。」
        髮如雪小臉一紅,低聲道「專精劍氣的御劍使,攻擊範圍非常大,攻擊力也很強,而專精飛劍的御劍使,攻擊速度快,攻擊力低,至於專精雙劍的俠客攻擊方式靈活多變,招式極多。」
        周文山點點頭,道「那我知道怎做了。」
        髮如雪問道「怎做?」
        「強-殺!」
        電子聲音再次響起!
        五-四-三-二-一!
        龍套三人配合無間,我竟然是龍套上前纏著周文山,我們都是龍套用飛劍輔助,而我還是龍套在後方存劍氣!
        周文山依舊在微笑,他大劍一揮,巨大的力量把我竟然是龍套震開,周文山馬上撲向前,劍柄撞向我竟然是龍套的肚子,我竟然是龍套捂著肚子跪下,周文山一個膝撞,把我竟然是龍套整個撞飛!
        我竟然是龍套飛向我還是龍套,我還是龍套的技能直接被打斷,周文山把目標轉向我們都是龍套,大劍大開大合,把我們都是龍套連翻打退!
        龍套三人組給周文山打到同一個角落,三人同時站起看著周文山,只見他拿著大劍,大聲一吼,大劍重重劈下,三人不禁失聲叫道「驚天一斬!」
        強大的斬撃把三人的血量同時清空,三道白光閃過,三人已經在台下。
        「華東戰神是你什麼人!」我們都是龍套叫道。
        「什麼華東戰神,我才不知道!」周文人無奈地道。
        「很好,有本事來新服!」我們都是龍套拋下這句,帶著人走了。
        五人拿下頭盔,低著頭離開了電競社。
        「喪家之犬!」昆雪做了個鬼臉,對五人的背影道。
        周文山剛好拿下頭盔,看到昆雪的樣子,他一手拍在昆雪頭上。
        「好痛!」昆雪捂著頭對周文山說,正當她想對周文山動手時,那叫髮如雪的女孩也下線了,她走到周文山面前道「你…認識華東戰神?」
        周文山搖了搖頭,道「不認識,好了,是時候要走了,對了,卡還給你。」
        女孩擋在周文山面前,道「請…請你加入電競社!」
        周文山微微一愣,道「對不起,我…」
        「好,我們加入!」昆雪打斷周文山的話道。
        「喂你!」周文山氣急敗壞地道。
        女孩眼泛淚光地道「太好了,太好了…我叫徐依林,很高興你們加入!」話畢,她擦了一下眼角的淚光,嫣然一笑。
        周文山看著徐依林的樣子,無奈地嘆口氣,道「那這卡,我收下了。」
        「不用客氣!」
        看著徐依林笑的樣子,周文山心軟了。

TOP

回復 4# 的帖子

直接用文山吧, 簡短一點

TOP

第四話        新服
        「好啦好啦,我都收下了,哭什麼?」周文山揉了揉徐依林的頭,無奈地道。
        徐依林擦掉眼淚,笑道「沒,只是太高興了,我…我請你們吃飯吧!」
        「好啊好啊,我要吃燒烤!」一直沒能插上嘴的昆雪,終於有機會出聲了。
        徐依林點點頭,拿出錢包打開一看後,對著兩人傻笑道「嘻嘻,零花錢好像都用光了。」
        周文山上前捏住徐依林的臉,道「還是我請吧。」
        「嗚嗚…」徐依林被人捏著臉,回答不了。
        而昆雪看到這一幕時,神色也有點不對。
        三人約定晚上八點到校外那燒烤攤吃東西,可是現在才下午四點多,所以三人決定先行回房間。
        一路上昆雪都抱著手沒有出聲,周文山也發現情況有點奇怪,但他選擇不出聲,兩人就這樣靜靜地走在校園的林蔭大道,這時正值初秋,黃葉滿地,秋風吹過,落葉翩翩起舞,為沉默的場面加添一分寂寞。
        兩人一前一後地走著,昆雪在前,周文山在後,兩人雖然沒有說話,但隱隱中卻跟隨著對方的腳步,沒前一分,沒後一步。
        此時一輛單車經過,單車上的情侶歡樂的笑聲引起兩人的注意,他們不自覺停下了腳步,看著單車上情侶的背影。
        這時,昆雪氣鼓鼓地走到周文山頭前,狠狠地盯著他,昆雪以為自己現在很有殺氣,可是在周文山眼中又是另一回事。
        昆雪的身高大約只是一米六五,可是周文山卻有一米七四,所以在他眼中,昆雪這動作無疑是十分可愛的。
        周文山看著昆雪,挑一挑眉,伸出雙手把昆雪的臉頰捏住,道「你夠了!生什麼氣!」
        「嗚嗚…」昆雪沒法出聲,只跺了跺腳。
        周文山微微一笑,沒再捏著昆雪的臉頰,而是把手放到她的頭上,輕輕地揉著,道「乖乖。」
        昆雪小臉一紅,一腳踩在周文山的腳上,周文山頓時發出一聲慘叫,她轉身哼一聲就走了。
        「搞什麼!」周文山到現在還是沒搞懂昆雪是怎了,「不過她的臉,捏起來挺爽的啊!」

        回到房間,兩人各自躺在自已床上,昆雪拿著一本小說在看,而周文山則拿著天命的遊戲卡發呆。
        不得不說,天命的遊戲卡設計還挺漂亮,一張水藍色透明的卡片,上面印著角色的名字,職業的簡述,還有職業的形象。
        拿周文山這張來說,卡片得右上方印有青花瓷三字,字體極具中國風,而左下方則寫著「千里崎嶇不辭苦,仗劍江湖為紅顏」,卡片的中央位置,則是方文山的人物形象。
        看著這張遊戲卡,周文山腦海深處的記憶似乎再次浮現。
        「不知他們怎了…」周文山在心中默道。
        「「喂,發什麼呆?」旁邊床的昆雪一句打斷了他的回憶,只見昆雪無聊地坐在床邊,一雙雪白的小腳在床邊蕩著。
        周文山放下卡片,望著天花板回答道「沒,只是想起中學時候的一些事。」
        昆雪感覺到八卦的味道,追問道「說來聽聽?」
        「不要。」周文山果斷地拒絕。
        「哼,小氣鬼!」昆雪撅起小嘴道。
        周文山看到昆雪這可愛模樣,不禁笑了。
        「有什麼好笑,小氣鬼!小氣鬼!小氣鬼!」昆雪不滿地道。
        聽到連續三句小氣鬼,周文山終於放聲大笑了。
        昆雪又羞又氣,隨手拿起身邊的枕頭就拋過去,罵道「叫你笑!」
        周文山接過昆雪的枕頭,聞了一下,道「好香啊!用什麼牌子洗髮水?」
        「啊!死變態!給回我!」
        「好啊,接住!」
        「好痛!該死的周文山!」
        「喂,枕頭大戰嗎?我才不怕你!」
        「本小姐就看你有多少能耐!」
        …
        「都怪了,我頭髮亂七八糟的!」昆雪一邊整理自己的頭髮,一邊埋怨身邊的周文山,周文山抱著手白她一眼,道「怪我囉!」
        昆雪又一腳踩在他的腳上,道「不然呢?」
        周文山慘叫一聲,沒有說話。
        很快兩人就來到校門,徐依林靜靜地站在那,吸引著許多路過人的目光,她低下頭,不用想也知道她一定紅著臉。
        其實說徐依林身高又不算高,比昆雪矮上些許,身材也不知特別驚人,可是所有東西結合在一齊又很吸引人的眼球,也許這就叫氣質,而且她還有著一副粗框的眼鏡,更加吸引人了。
        當她看到周文山兩人時,馬上走過來打招呼道「你們好慢喔!」
        昆雪上前挽著她的手,道「都怪周文山!」
        周文山白她一聲,道「走啦!肚子餓了!」
        三人來到燒烤攤坐下,昆雪拿過菜單不停地下單,周文山沒好氣地看著她,道「我們只有三個人!」
        昆雪放下菜單,道「我知道!」
        「那你還叫這麼多,你吃得光嗎?」周文山道。
        「不管,反正我要吃窮你!」看來昆雪還在為周文山弄亂她頭髮生氣。
        「那你慘了,你吃到兩百磅也不能吃窮我。」周文山笑道。
        「你!」昆雪生氣地道,又把頭轉過去了。
        徐依林看到兩人在鬥嘴,也不禁笑了出聲。
        昆雪一手搭在她肩上,道「你居然敢笑話我!大爺今晚讓你爽!」
        徐依林的臉又紅了,道「我…」
        周文山拍走昆雪的手,道「好啦,再這樣下去她得腦充血了。」
        昆雪哼一聲,沒回答周文山。
        周文山也沒理她,而是對徐依林道「學姐,你是大幾的?」
        「大二的,還有你不用叫我學姐,叫我依林吧。」徐依林道。
        「那好吧依林,你也叫我文山吧,對了,電競社現在只有你一人嗎?」周文山道。
        「沒錯,學長們都畢業了,只剩下我,昨天招生時又沒人來,幸好有你們加入,才沒被人廢社。」徐依林道。
        「這樣啊,那接下來你打算怎樣做?」周文山道。
        「明天天命二周年,會開新區,我才算去新區闖一闖。」徐依林道。
        「新區嗎?也好。」周文山點頭道。
        「那我也玩行不行?」昆雪插嘴道。
        「憑你嗎?」周文山打量一下她,笑道。
        「周文山!」昆雪咆哮道。
        「你們別鬥嘴了,雪兒,你一齊玩當然好!」徐依林道。
        「雪兒,哈哈哈!」周文山聽到徐依林叫昆雪雪兒,忍不住捧腹大笑。
        「我…我說錯什麼了嗎?」徐依林看到周文山捧腹大笑,問道。
        「周文山你想死嗎?」昆雪殺氣騰騰地道。
        周文山馬上停止大笑道「沒,什麼事也沒有!」
        這時,烤物也都上來了,周文山淡淡地道「不如叫一打啤酒吧?希望明天進新服大展雄圖!」
        「嗯!老闆,一打啤酒!」
        「好,馬上來!」
        當啤酒來了後,周文山給每人都斟了一杯,他舉起手中的杯,道「不理以前華東戰神有多強,現在開始,華東電競社,是我們天下!乾杯!」
        「乾杯!」
        「乾杯!」
        三人一飲而盡,滿載歡笑地吃著燒烤。

TOP

回復 7# 的帖子

直接文山好像怪怪的
我嘗試一下吧

TOP

看到了不少還是口語或是說廣東話的詞語 像「一齊」 應該是 「一起」
代名詞應該用多一點 不要令文章重覆人名太多次

TOP

 14 12
發新話題