發新話題
打印

[小說] 【新輕風】爆走小說 )))))╭)O 口0)╯ -- 已完結

[Close]

【新輕風】爆走小說 )))))╭)O 口0)╯ -- 已完結



這不是戰鬥系小說!!
這不是戰鬥系小說!!
如果認為這是戰鬥系小說而點進來,可以按「上一頁」了


到底寫小說最重要的是甚麼?
為什麼我總是沒辦法寫出滿意的小說?
為什麼我會擠身了坑霸的行列?
為什麼我總是沒辦法寫完一部自己的小說?
為什麼我總是沒辦法下筆?
為什麼我總是沒有靈感?


各位讀者或作者,以上有你曾問過的問題嗎?
不論有沒有,這部以「新輕風」方式寫作的《  爆走小說 )))))╭)O 口0)╯ 》
是沒有辦法給你以上的答案
不過卻可能給你尋得答案的機會或靈感
獻給各位作者及讀者的小說故事


在日常的生活中發生了如同小說情節一樣的荒謬事情
為了拯救家人
主角-----羅天從 開始執筆進行小說的創作
屬於作家之間的戰鬥要開始了


5月25日 爆走開動!!
(星期一  三  六  更新
每個月保證有至少一張插畫)




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作者簡介




某編
(會考中文作文攞U既作者,真係要睇佢既小說? --- 小河語)


小河
(不是會畫Q版人物,而是只會畫Q版人物! --- 某編語)




某編的其他作品:


我們都是Left 4 Dead玩家


青蛙“GAP”一聲


小河的其他作品:


http://pixiv.me/hsbc013828



[ 本帖最後由 某編 於 2018-9-2 09:16 編輯 ]

TOP

爆走小說 )))))╭)O 口0)╯ --- 1公里每小時

(起步前)


這裡是學校的天台,四周有着分體冷氣的後軀安裝在這裡,也有好多的水管在這裡交錯着,絕對不是約會偷情的好地方。

不過我也不是在這裡偷情,或者和我眼前的同班女同學約會,甚至做甚麼親密的行為。

我的手正因為激動的心情而握緊,我的雙眼正瞪着我眼前的同班女同學。

聽到我的說話,聽到了我那挑戰者的語句,她不禁竊笑,不,這是對我的嘲笑。

「哈,竟然要在我專長的領域上挑戰我,你這傢伙實在是自討苦吃呢。」

她自信滿滿,雙手抱胸,更側着身對向我,完全是瞧不起我的模樣。

「很好,我接受你的挑戰,我要讓你知道你是多麼的愚蠢!」

她豎起手指,直指向着我,這猛的一指,使她的自信化成強烈的氣勢直撲向我,使我不禁退了一兩步,身體也不禁一顫。

我起初以為她會不接受我的挑戰,畢竟對於現在的狀況,她完全是可以把我棄之不理。

然而,她似乎為了打擊我的信心,讓我慘敗在她的面前,她還是接受了我的挑戰。

這很好,我不用因為她不接受挑戰而煩惱,不用去想其他方法讓她來接受我的挑戰。

「如果我贏了妳的話,妳就得把這她們恢復回來!」

我咬緊牙關,順着勢繼續說道,下達了賭注。

眼前的同班女同學聽到我這麼說,便不爽地發出了「嘖」的一聲,更以討厭極了的眼光瞪向我。

我真不明白她為什麼這麼不爽我,我跟她甚少有交談,甚至是兩個世界的人。

我有我的生活圈子,她也有她的獨立圈子,我們的生活圈子重未觸碰過,但她就是很不爽我,這真的讓我無法理解。

說她不爽我,還不如是憎恨我,這樣的描述似乎更為適合。

就像女生憎恨那些在地鐵和巴士上摸手摸腳的色狼一樣憎恨,我到底是那裡惹毛了她?

我在自己的回憶中不斷尋找與她相處的事,但終竟是沒有。

我們沒有對話過,在功課上也沒有合作過,在運動課上也沒有比賽和合作,音樂課也沒有合唱過。

我和她唯一有關係的是,我們都是同班同學,除此之外就沒有其他。

我以前也不曾認識過她,她還只不過是一個月前轉校到我們這邊來。

如果說是兒時的認識的,這就更不可能,因為她是從北方轉校過來,也就是說她並非本地人,所以我們兒時根本不會認識對方。

所以,她為什麼如此憎恨我?這一點我真的完全想不通。

她甚至憎恨我到達要對我的家人動手,她為什麼要這樣做?她為什麼會如此憎我?

眼前的同班女同學,收回了直指向我的手指,接着以輕視的眼神望着我說:

「如果你輸了的話又如何?」

「嗚…!」

她這麼反問着我,一時間我像是語塞的一樣講不出話來。

這倒又是,如果贏了的話我就會得到獎賞,那就表示我輸了的話也會得到懲罰,但我就是沒想過輸了的話自己要得到甚麼懲罰。

這並不是說我沒有想過自己會輸,而是我現在要對她進行的挑戰,是我為了救回家人而去做。

我根本沒有思考過自己輸了後應該怎樣,我只想在她善長的領域上贏過她,好讓她把我的家人恢復成原本的那樣。

以她那不可思議的能力,她能夠對我的家人做出那種事,她也能夠對我做出更可怕的事。

一想到自己輸了的話,就得接受懲罰,自己不禁因害怕而又退後了一步,我差點就想把挑戰的事說過就算。

看到我因害怕而後退的反應,她揚起着嘴角恥笑着我。

「嘛,不過呢,既然你這麼有勇氣挑戰我善長的領域,就當作欣賞你的勇氣,懲罰的事就算了。」

「妳現在是貓哭老鼠嗎?」

「我不否認我正為你這隻可憐的小老鼠哭啊,喵。」

聽到她的語氣,真是叫我有夠火大的,真是氣得太陽穴也爆出青筋來。

要不是她是女孩子,我或者已經動粗。

不過,以她那不可思議的能力,如果真的動粗打架起來,我這平凡的人就是被秒殺。

而且,如果真的動粗起來,她就更不可能會接受我的挑戰,不接受挑戰的話,我就沒辦法救回我的家人。

雖然被她這樣可憐我是很不服氣,心裡很不舒爽,但既然她讓我輸了之後不接受懲罰,我就接受好了。

這樣的話,我就能在沒甚麼壓力的情況下進行這場挑戰,對我來說是一件好事。

「是妳要可憐我,我就接受吧。」

我帶着無甘心的心情咬了咬自己的下唇,然後接受了她的可憐。

看到我接受了來自敵人的可憐,一臉受到辱的,她又再次揚起嘴角笑起來。

「乖!」

嘖!對我說乖…這是把我當作小狗嗎?我到底有甚麼地方得罪她呀?

既然接受了我的挑戰,也接受了這賭注,那麼接下來就是挑戰的詳細內容。

「校月刊的小說欄正招募作者,只要是本校的學生就能參加,而名額只有一個,我們就比誰能夠成功被選上!」

「笨蛋,你應該也有聽說過關於我的事吧?」

知道我們要比賽的內容是校月刊的小說創作,她更是一臉自信,她現在的表情簡直是在說「我贏定了」的一樣。

對於她的事,關於她的事跡,我已經全部聽過,甚至對於她不為人之的事情我也親眼見識過。

「寫小說,是我專長中的專長,你肯定要用這個跟我比嗎?」

這瞧不起我的表情,這瞧不起我語氣,這瞧不起我的態度,實在有夠可惡!

沒錯,寫小說實在是她專長中的專長,我要跟她比這個,簡直是雞蛋撞牆角。

但如果能夠在她專長的領域上贏過她,這樣我就能得到完全的勝利,這樣的話她就會完全認輸。

TOP

爆走小說 )))))╭)O 口0)╯ --- 1公里每小時

(起步後)


所以我明知道這是雞蛋撞牆角,但我還是要撞下去,我要完全的贏過她。

「是!我們比這個,小說寫作!」

我帶着堅定的眼神直視着她,肯定地這麼回答。

她又笑了笑,嘲笑着我這不自量力的人,嘲笑着我這隻雞蛋。

「好,是你自己決定的,別給我後悔。」

比賽的內容已經決定好,我們兩方也同意,也接受,就這樣,我和她的比賽就開始了。

內容交代好了後,她也沒甚麼事要留在學校天台,而我也再沒有甚麼說話要跟她說。

所以,她甩着那雙馬尾式的螺旋卷髮,從我身旁走過,朝天台的出口走去。

「你就好好努力吧,羅天從同學。」

與我擦身而過的她,不曾望我一眼,完全是瞧不起我這個要與她比小說寫作的人。

她就留下了這一句挑釁般的說話更叫出我的全名,這讓我們之間的緊張氣氛拉得更緊,火藥的氣味就在我和她之中散發着。

「走着瞧吧,巫小翠同學……」

我也以同樣的方式回以她一句,然而她應該聽不到了,因為她已經朝天台的出口走去。

在她離開之後,在天台上,就只剩下分體冷氣後軀的運作的聲音,在場就只剩下我自己一個人。

之前與她這在裡對峙的緊張氣氛,隨着風吹而消失得無蹤,仿佛沒有出現過的一樣。

為了平息一下自己那激動得使心臟砰砰猛跳動的情緒,我靠着牆邊坐了下來,深深地嘆了一口氣。

「到底為什麼會發展成這樣……」

我問着這個問題,而回答我這個問題的,就只有分體冷氣後軀運轉的聲音。

簡直是個傻瓜的一樣,我就對着空氣講話,自己都不禁自嘲了。

我輕輕的閉上雙眼,回想着至今為止發生過的一切。

這實在是太不正常,不正常到讓我以為自己走進了某本小說裡的世界,走進了一本講述着魔法和巫術的小說裡去。

或者是說,小說的世界在現實中出現?

是甚麼都好,總之一些事情就是發生了,而且是發生在我的身邊。

而我就要像小說裡的主角一樣,把所發生的事情解決,讓完美結局出現,讓這一切都恢復正常。

這真的很困難,我也不清楚應該要怎樣做,但我還是踏出了第一步。

與巫小翠以寫小說的方式進行比賽,沒錯,我走了這一步了。

然而接下來我要怎樣走下去,我要寫個甚麼小說,我實在是不知道,但我還是這樣做了。

這是為了我的家人,我的妹妹,還有我媽媽,她們都是被巫小翠她狠下毒手的對象。

要不是我無故地讓巫小翠她憎恨我,要不是她原來是出身於巫術世家的巫女,要不是她對我妹妹和媽媽出手,這一切都不會變成這樣。

如果有人問我,到底現在是發生了甚麼事,我也不知道應該要怎樣講,因為連我自己也不是很清楚到底是發生了甚麼事。

硬是要說的話,到底要由那裡開始講起才好。

對了,應該要由那個時候開始講起。

那是一個月前的時候,是我升上了中四級的時候,是這個中四學期剛開始的時候,也就是巫小翠以轉校生的身份進入這間「香江中學」的時候。

就在那一個時候,我還未察覺到,我的命運之輪正奇妙地轉動起來。

一切就在一個月前的那裡開始……………

TOP

爆走小說 )))))╭)O 口0)╯ --- 2公里每小時

(起步前)

早晨的陽光從窗口照進來,讓睡房變得光亮,陽光更照在我的臉上,使我從睡夢中緩緩醒來。

早上好,該是時候起床了,附近公園的小鳥吱吱喳喳的唱着歌,歌的內容似乎是這樣了。

留心一聽,還能聽到氣車在馬路上行駛的聲音,工人們都開始工作了。

這是一個很普通不過的早晨,就跟平時一樣,也與很多人的早晨都一樣。

不過其實這是我升上中四後的第一個早晨,但還是很一般的早晨。

「嗯………」

從窗外照進的陽光,使我的眼睛微微睜開,也使我懶懶洋洋的發出了「嗯」的聲音。

在微微地睜開了眼睛後,第一個映入我眼裡的影像,便是一個女孩與我眼睛成水平線並在我床邊進着我的景象。

「早晨啊,哥哥。」

她很精力充沛地帶着笑容對我講話,神彩飛揚的她,就像是睡了一覺飽的小孩子一樣有精神。

半瞇着眼睛的我,看到了她,也聽到了她的聲音後,選擇反過身來,再稍睡多一會。

「呀,不要睡啦!起床啦!」

這刻我的身體猛被搖動着,當然是被她搖動,這個情況就像有個女兒要叫醒爸爸一樣。

「給我再睡多一會吧……」

「不行呀,哥哥,快點起床!」

她果然還是不讓我繼續睡,雖然過去這十多年來她都是不讓我賴床,我多少是有了心理準備會出現這結局,但我還是抱有希望,希望她會有一天給我睡多一會。

她使出全力,一下子把我的被子拉走,即使我再怎樣用力抓緊抱子,但始終如一的被她搶去。

「來啦,起床!起床!起床!」

她又再猛烈地搖動我,我此刻簡直是身處在地震之中。

真不明白她為什麼要對我這麼殘忍,明明學校就在家附近不遠處,為什麼不讓我再睡多一會。

被她這麼一搞,我的睡意早就被搖到不知道裡去了,整個人都開始清醒了來。

「我起床就是了…拜託放過我…」

「嘻,那麼快點去梳洗啦,媽媽快要把早餐煮好了。」

留下了這一句話後,她就甩着馬尾,帶着愉快的心情走出了我的房間。

聰明的她當然知道,如果把被子留在我床上,我一定會繼續偷睡,所以她把我的被子也帶走了。

可惡啊,本來還打算真的再睡一下。

被這樣叫醒的我,坐在床上,擦了擦眼睛,在打了一個呵欠之後,便朝洗手間出發,進行梳髮。

我的家不算很大,就三房一廳,跟很多人的地方相差無多,跟在漫畫和動畫中主角住家的完全不同。

通常在這個時間途經洗手間去梳洗時,總會聽到媽媽在煮早餐的聲音,而今天也不例外。

招呼還是等一下再跟媽媽打,帶着那剛睡醒的樣子去跟人打招呼似乎不太好。

步進了洗手間之後,我便進行着一般的梳洗工作。

在洗手上盤上的鏡子之中,反射着我-------羅天從-------的樣子。

我的名字是羅天從,是中四生。

我有着一頭散亂的短髮,亂中有序,散中有聚,跟平常人剛睡醒的那種散亂是全然不同的。

這是我比較喜歡的髮型,我大可以用定型噴霧固定髮型,但我比較喜歡自然的。

別人說我的髮型看起來有點文學少年的味道,但又不會過份到變成書呆子,合到好處。

我對此沒有甚麼意見,總之我覺得這髮型是我喜歡的就行了。

自己臉孔沒甚麼特別,不過我有近視,所以得配帶眼鏡。

如果問我有甚麼特別,我覺得應該是自己的皮膚比較白,跟好多男生都不一樣,應該是因為我不常到戶外去的關係。

我喜歡閱讀,特別是小說,當我有空閒的時候,都會在家中閱讀小說。

或者因為我喜歡閱讀小說的關係,我寫作也算是了得,在班上同學們的作文工課都是由我來一手包辦,這當然是收費的。

幫班上的同學完成作文工課,以此賺一點零用錢,也不算過份吧?

別以為這是一件很困難的事,其實這很簡單的,因為作文的題目都離不開抒情文、議論文和記事文。

而且題目都千篇一律,換湯不換藥,抒情文不是「檸檬茶」就是「菊花茶」,記事文不是「我的所見所聞」就是「我的患得患失」,議論文管他標題是甚麼,不離題都可合格。

寫抒情文,就是無病呻吟,把所有事情都拉到親情上,這是最容易合格和得分,寫記事文和議論文,不離題就可。

面對這種了無新意的題目,我根本只需要先用容易得分的格式寫好自己的作文工課,然後搬字過紙,稍作修改,便能完成。

香江政府總是說甚麼創意,甚麼創意教育,如果真的那麼有教意,作文題目又怎會這麼千篇一律呢?

雖然我寫作是不錯,但我其實很討厭寫作,這是因為改正的關係。

在小學時,有一個功課叫作「騰文」,意思是作文改正,例如改寫錯字,改正句子語法錯誤等等。

而每一次做騰文的時候,除非沒有任何的錯,否則學生都得把自己的作文重抄一次。

以前的我,老師要求四百字,我總會不小心寫到八百字,甚至更多,結果,當騰文功課一到,我就自討沒趣。

所以由我知道有騰文這樣的工課存在後,我就討厭寫作,因為我知道得每次都得把自己的作文重抄一次。

到中學後,這種功課依然存在,所以我到現在還是很討厭寫作。

把自己檢視完一番後,已經是梳洗好的時候。

完成了梳洗之後,整個人都精神了,我步出洗手間並來到了客廳,坐在沙發上看着電視的新聞報導。

「哥哥,你怎還未去換校服啊?」

這時,我的妹妹走到我旁邊並坐下來,並把上學時的背包放到地上。

望一望她,就看到她已經換好了校服,一副整裝待發,急不及待想要回校去的樣子。

「穿校服吃早餐,很容易把校服弄髒的。」

TOP

爆走小說 )))))╭)O 口0)╯ --- 2公里每小時

(起步後)


「只有哥哥才會這麼笨笨的把校服弄髒耶!」

「知道妳身手敏捷了,小紫。」

「呵呵。」

她是我的妹妹,羅紫蘭。

本應該稱讚她作小蘭的,但她說這名字聽起來好老套,而且十個女生有五六個也是類似的名字,所以她要求別人叫她小紫。

我和她是雙胞胎,也是同一間學校,甚至是同一班。

說起來有搞笑,聽我媽媽說,起初爸爸他以為媽媽只懷上了一個孩子,誰知竟然是一次兩個,這完全是超出爸爸的財力預算,使他又驚又喜,但好像是驚比較多。

因此,爸爸只好更努力工作,賺更多錢來養育我們兩兄妹。

爸爸說,雖然工作很辛苦,但當看到我和小紫慢慢地成長,再辛苦都是值得的。

我沒有當過爸爸,所以我不明白這是甚麼的感覺,或者在將來以後,我應該會感受得到這感覺吧。

正因如此,雖然爸爸早出晚歸,與他相處的時間不多,但我們還是很喜歡他,也很尊敬他。

小紫有着綁成及肩馬尾的髮型,看起來充滿了朝氣和活力。

樣貌還算不錯,有一雙同樣是活力充沛的大眼睛,讓她的樣子看起來更加有朝氣活力。

然而唯一美中不足的是,身材不算很好,就是發育不好的意思了。

但不知道是不是因為少了一些脂肪的關係,讓她的身手更為敏捷和靈活,大腦反應也很快。

從小開始,在運動上我是完全比不過她,甚至在電玩上,我即時反應也比不上她,就連比氣力也是,今早她輕易就搶走我被子就是最好的證明。

我唯一比她優勝的是,我學業成積比她好而已。

小紫有着很高的運動天份,在運動上有着很好的成積,特別是在網球上,或者是因為常常跑動的關係,她的雙腿更盡修長,腿部曲線也漂亮。

神奇的是,即使她是室外型的運動女孩,但是皮膚卻是其他室外型運動女孩來得白晢,就像正常的女孩一樣。

正因為她運動了得的關係,她總是散發着男孩子的氣息,也常常玩電玩,所以在班上很受男生歡迎。

也因為這個關係,她也受着女生的愛慕,這就是所謂的男女通吃嗎?

小紫穿的校服有點特別,她不是穿裙子的,而是穿長褲,跟男生一樣,這可能是她有男子氣的關係?

「妳還是用這個紅蘿蔔髮夾呢。」

打量着小紫,我留意到她還是配帶着那個紅蘿蔔髮夾,她把那個髮夾夾在瀏海的左邊。

「因為是哥哥送我的嘛。」

「但妳不會覺得這很稚氣嗎?」

「怎會啊,我很珍惜這個髮夾的啊,哥哥送的才不稚氣啦!」

小紫很是緊張,緊張得整張臉變得認真,並靠近向我。

這個紅蘿白髮夾是有着段故事的,在小時候,小紫很害怕與我這個哥哥分開,只是在課堂上分開坐,她都會想哭出來。

所以小時的某一天在她嚷着要跟我在一起的時候,我送了她這個紅蘿白髮夾。

我說這是我的替身,把髮夾帶在身上,就等同我跟她在一起,結果直到現在她還帶在身上。

我真不知道面對這樣的妹妹要覺得感動得哭,還是要覺得好笑。

就在我哭笑不得的時候,媽媽的聲音從廚房中傳出了來。

「要吃早餐囉。」

在媽媽的聲音響起之後,我和小紫立即坐到飯桌前,準備吃過早餐然後再上學。

TOP

爆走小說 )))))╭)O 口0)╯ --- 3公里每小時

(起步前)

從廚房出來的媽媽,手捧着我們今天的早餐,放到我們眼前的飯桌上去。

基本上,我和小紫每一天都會吃過早餐然後再上學,這是從小就被媽媽強迫而約定俗成的事。

媽媽說,要吃早餐,身體才會健康,也會有精神,還說我和小紫還在發育中,怎能不吃早餐。

「媽媽早!」

小紫充滿朝氣地對媽媽打招呼了後,便好不客氣地進食早餐了。

今天的早餐是太陽蛋和煎香腸,另外還配上烤吐司,是一個很普通的歐式早餐,大概是因為今天是升上中四的第一個日子,所以媽媽還特別準備了炒麵呢。

「哇哈,竟然還有炒麵呢,不客氣了啊!」

看到炒麵的小紫,就像個發現糖果一樣的小朋友,她立即就拿起筷子,把炒麵大束束的夾起來,然後大口大口地放進口裡。

「早,小紫,妳是女孩子,應該要注意點儀態啊,知道嗎?」

炒麵上有加上甜醬,因為小紫狼吞虎嚥的關係,搞得嘴邊都是甜醬,媽媽看到這樣,便很貼心地拿起紙巾為小紫擦了擦嘴。

這刻的小紫就如同一個小寶寶的一樣,在被媽媽擦嘴的時候把頭扭來扭去,還發出微微的「嗯唔」聲音,看到就覺得搞笑。

「可是,注意儀態很麻煩嘛,我不喜歡。」

「這樣的話會沒男孩喜歡,會嫁不出去啊,小紫。」

「這樣的話我不就可以陪着媽媽了嗎?」

「哎呀,這個女兒真是的。」

媽媽一不小心就露出了幸福的表情,也坐了下來,與小紫開始閒聊着,而我也跟媽媽說聲早後,就開始食早餐。

我的媽媽全名是何柳娘,如果用四個字來形容她,那便是賢妻良母。

為人很溫柔,不過又有點迷糊,而且對於陌生不熟識的事,就很容易感到害怕,有時候甚至會淚水汪汪的。

媽媽常跟我們說要好好享受校園生活,因為校園生活是一去不返的,這可能也是因為她沒有經歷過,所以才希望我和小紫享受校園生活吧?

是的,我媽媽沒有讀過中學,她的學歷只有小六畢業。

這並不是她成績不好而無法繼續升讀,而是當時家庭經濟不好,沒辦法供媽媽繼續讀書。

為了幫補家計,媽媽也只好放棄學業,投身於簡單的工作中。

所以,她對於中學的校園生活充滿着憧憬,也很希望我和小紫會珍惜現在的中學校園生活。

不知道是不是因為只有小六畢業的程度,所以她有點迷糊的感覺就由此養成。

當她為爸爸生兒育女後,便當全職的家庭主婦,照顧起大家。

媽媽她有着一頭黑亮的長髮,長髮有點點睡翹翹的。

另外,她有着一張與真實年齡不相符的臉,很是漂亮和年輕。

媽媽的真實年齡到底是多少,我沒有去留意過,但她有我和小紫這兩個讀中四的兒女,年齡都不會少得到那裡。

但她的外表看起來,還只不過是二十八歲左右,真的很年輕,有時還被誤會她是我的姊姊。

如果問媽媽這是為什麼,她會說「世上只有懶的女人,沒有醜的女人」,這一句話竟然讓我覺得她有點聰明。

大概可能是生下了我和小紫,所以媽媽的身材也算豐滿的,與同年齡的女性相比,只會讓人覺得不公平。

總之媽媽就是漂亮到讓鄰居也羨慕和妒忌我爸爸就是了。

「天從。」

我把煎蛋切開為蛋黃和蛋白,並一塊塊的放到口中吃時,媽媽叫了叫我。

「在學校裡也麻煩你照顧好妹妹啊。」

她帶着溫柔的微笑,把這個難題交給了我。

「哈哈,媽媽妳說錯了啊,應該說小紫麻煩妳在學校照顧好哥哥才對。」

此刻的小紫,已經把香腸和煎蛋吃畢,開始為吐司加上牛油。

她的進食速度真的非常快,一點女孩子的儀態也沒有,相反我卻是慢慢地一口一口的吃,比她更像個女孩,我們在出生時的性別是不是調換了?

這就是我每一天的日常生活情景,沒甚麼特別,就很平凡。

一家人一起享用早餐,爸爸偶爾也會在一起,我們就是這麼平凡,沒有特別。

吃過了一如以往的早餐後,我就開始換上中學校服。

在換好了校服,並收拾好上學需要的東西後,我和小紫從媽媽手中取過午餐便當後,便踏出家門,朝學校前往。

我們家距離學校很近,用步行就可以,相當輕鬆,也省了車費。

我和小紫就讀同一間中學-------香江中學。

香江中學是公共學校中的名校,佔地面積大,選修課多,環境優良,設施應有盡有。

雖然與私立中學中的名校-------杏壇中學-------相比是細少了幾圈,但香江中學勝在是香江政府直資,免學費,所以很有名。

一路走着,就看到同校學生們的蹤影,有的是新臉孔,有的是師兄師姊,大家都朝學校走去了。

「喂喂,哥哥,聽我說!聽我說!」

在我開始留意着學校有那些新生在加入的時候,小紫用手肘撞了撞我,得到了我的注意。





「我們班有新來的轉校生,你知道嗎?」

「是嗎?我沒聽說過。」

「那你現在就聽過啦,不過到底是男生還是女生,這點倒是沒消息。」

就算是可愛的女生,還是帥呆了的男生,對我來說都沒關係吧,我只想繼續讀我還未讀完的書。

我在班上算是文靜的一個,有空閒時間時,我都會閱讀各種書,雖然是這樣,但因為我「兼職」的關係,所以與同學們也算熟。

然而相比起我妹妹小紫,她簡直是班內的人氣王,既受男生歡迎,也受女生歡迎,也受鄰班的男女生也歡迎。

[ 本帖最後由 某編 於 2015-6-6 08:27 編輯 ]

TOP

爆走小說 )))))╭)O 口0)╯ --- 3公里每小時

(起步後)


我們的人氣相差的程度,是會讓人吃驚地說一聲「原來他是妳哥哥啊!?」的程度。

基本上,我和小紫的個性就是完全地相反,她是動,我是靜。

有時候我甚至懷疑,她到底是不是我妹妹,是不是醫院搞錯了甚麼呢?

「哥哥今天也來看我練球吧?」

小紫把話題一瞬間換了另一個,這簡直是以九十度來換話題,一時間我都反應不來。

「才開學第一天,就要開始練球嗎?」

之前提及過,小紫在網球上的成績優異,因此她受女子網球社招募,成為了女子網球社的一份子。

所以小紫說的練球,當然是指網球。

「那不是當然的嗎?練習這回事呢,要每天都做,才能保持着水準。」

小紫很得意洋洋地雙手插腰,在我這個哥哥面前一臉自豪樣。

「而且啊,參加校際比賽的最低資格是中四級,而我現在剛剛好呀,在校際比賽中贏取冠軍,是我一直的夢想,所以我得更努力練習。」

「喺,喺,請加油。」

「所以,身為哥哥的妳,是不是應該要支持妹妹的夢想呢?」

「我來不來看妳練球,也不會對你有甚麼影響吧?」

「反正放學後哥哥還只不過是宅在房間看書,還不如看我怎樣帥帥的擊球,喝!喝!喝!」

越說越興奮的小紫,忽然就揮動起手來,做出各種擊球的動作,我差點就被擊中了。

從小到大,面對小紫我只能當被動的那一邊,我總之會被她拉着走。

而這次也不例外。

「好吧,我就像平時一樣去看妳練球了。」

是的,其實在小紫加入了女子網球社之後,她就常常把我拉到社裡去,說要我看她練習。

因為我就如她所說的一樣,在放學之後都回家閱讀書本,所以在網球社裡讀還是在家裡讀,基本上都一樣。

所以在沒甚麼藉口之下,我總是會去看小紫練球,因此也跟女子網球社的成員有點熟,不過是「生意」來往的那種熟。

聽到我會如常地去看自己練球的小紫,頓時高興得發出了「好耶」的聲音來。

她甚至興奮得跳了一跳,她綁在後邊的馬尾也因此而擺動得厲害。

「哥哥,再問你一個問題啊。」

「嗯?」

「如果我和媽媽交換了身體,而恢復原來的方法是跟其中一個做親密行為二十次,那哥哥會選擇有媽媽身體的我,還是有我身體的媽媽。」

這到底是甚麼胡鬧的問題,兩個人的身體又怎可能交換起來,這裡又不是魔法小說的世界。

不,應該是說,話題怎麼又九十度的轉彎了?明明剛才還在講網球社的事。

「不知道。」

我像是連想都不願去想的回答道,非常地冷靜。

「怎麼會不知道,到底哥哥喜歡我還是媽媽比較多?」

「妳這樣講搞得我像個妹控加戀母似的………我喜歡爸爸比較多。」

「哇,好噁心耶。」

就這樣,我和小紫有說有笑的,一同踏着上學的路,向香江中學前往去。

而這也是我們日常生活中的一部份,是平凡不過,沒甚麼特別的日常情景。

[ 本帖最後由 某編 於 2015-6-6 08:27 編輯 ]

TOP

爆走小說 )))))╭)O 口0)╯ --- 4公里每小時

(起步前)


香江中學,就像之前介紹過的一樣,是一間由香江政府直資的名校,佔地相當的大。

內有提供各種不同的選修課,設施也是應有盡有,不過就是沒有游泳池,所以男生赤裸上身,女生穿校園泳裝,這種場面還是看日本動畫吧。

佔地面積到底有多大,老實說我不知道,但是應該有一個半標準足球場那麼大了。

在校園的四周,都會牆壁包圍,如同護城牆,這是阻止外人進入,也是防止學生偷走而設立的。

因為校園的佔地面積真的不算少,就算有校園保安巡邏,也有走漏眼的情況,讓校外人闖進或有學生逃走。

這已經是在我還未入讀前發生過的事了,聽說當時真的有學生能逃過保安的巡邏而成功逃學,或是有流氓闖進來結交中一女生。

另外,校牆的每一邊都設有入口,所以每個學生不必固意從正門進入,這設計對學生來說是相當貼心。

在校牆的後邊就是校社,分為新翼和舊翼,兩邊是相連着的,從天空看會看到「﹁」的形狀。

在左邊的是新翼,而在右邊的就是舊翼,同高六層。

新翼主要是課室和禮堂,禮堂設在一樓,而在舊翼的則是社團用的活動室,以及教職員室。

至於那些特別的設施,如運動場、網球場、園藝區,則是分佈於學校內的四周。

這就是我的學校香江中學了。

順帶一提,我們學校的男生校服是白襯衫和黑長褲,女生則是白色的上衣加紅色格子裙。

我和小紫來到了學校門前,學校的鐵閘早就被校工拉開,歡迎學生走進學園。

在兩旁有校園保安維持,各學生在經過的時候都不忙向他們說聲早,而我和小紫也是一樣。

「啊!保安先生!早上好!」

「妳今是還是精力充沛呢,羅紫蘭同學。」

大概是因為小紫為總之活力滿滿,所以就連校園保安都知道她的存在,對她特別有印象。

穿過了校門,然後穿過在新翼前方的田徑運動場,我們就來到了新翼,接着踏着樓梯向班房進發。

我校是年級跟層數成正比,年級越低,樓層越低,年級越高,樓層越高。

雖然我是中四生,不像中六的師兄師姊要走六層,但平時不做運動的我,還是覺得走四層樓梯是很辛苦的事。

與我相反的,小紫完全不把這四層樓梯當作一回事,她一臉輕鬆,像是在說「拿來當熱身都不夠」的一樣。

進到了自己的課室之後,我們便找了個位置坐下來,然後把書包掛在書桌旁邊。

位置是隨便找的,反正之後班主任都會重新編位,現在隨便坐就好。

很喜歡跟我在一起的小紫,當然也選擇跟我坐在一起,在我旁邊的她看到我剛走完樓梯的模樣,不禁取笑着我。

「哈哈,哥哥你看看你,好弱好弱。」

「喺…喺…妳最強了。」

在我們一問一答的期間,班上的同學也陸續回到了課室。

一整個暑假沒有見面,大家都長高,髮型也不同了,不過有些情景還是沒有改變。

「小紫姊,早安啊,我超想妳!」

「小紫姊,我的暑假作業都寫好了,要抄我的嗎?」

「小紫姊,吃早餐了嗎?要不要一起吃?」

剛進來的幾位女生,立即一窩蜂的湧到小紫身邊,小紫姊甚麼的跟她聊起來,並坐在她的身邊。

我之前說過,小紫在班上很受歡迎,也很受女生的愛慕,而這幾位女生就是愛慕者中其中幾位。

這時又走進來幾個男生,他們也是一樣,一下子就衝到小紫身邊,放下書包坐下來。

「小紫,今天還要一起吃王啊!」

「妳的裝備到底怎麼搞來的,PVP被妳打超痛。」

「小紫今天日任也拜託你帶路囉。」

男生們一靠近來,就開始跟小紫聊着線上遊戲的事,一言一語的向小紫襲來。

通常這些電腦遊戲的話題,都是男生與男生之間的話題,很少有女生,但小紫卻是不同。

因為她有男孩子的性格,所以也會跟正常的男生一樣玩電腦遊戲,所以很自然跟男生倒有話題,受到男生的歡迎。

在這班男生的眼中,小紫已經不是一個女生了,已經被視為同樣的男生,所以交談起來才會這麼如流。

只是回到班上不久,不論是男同學還是女同學,都已經以小紫作為核心的圍過來。

因為這是日常的校園情景,小紫已經可以做到應付自如,同時跟男生講話,也同時跟女生講話。

我有點受不了這種熱鬧,最主要那些同學不是找我交談,所以我只好從書包中拿出未讀完的書本,閃到還未有人坐的角落位置去,離開群眾。

小紫忙於交際,就連我已經走開了也不知道。

坐到角落去後,看到自己的妹妹是如此很受大家歡迎,而我身旁就只有一本書為伴,這個對比叫人真心酸。

不過這種校園日常情景已經還我習慣了,我還是打開我的書本,開始閱讀起來。

「喂喂,羅天從。」

就在我大約讀了十頁左右,有人叫了叫我。

我抬頭一望,就看到與我混得挺熟的兩個男同學,他們分別是一心和家寶。

與他們兩個的關係,說是朋友,又太超過,但只說同學,也似乎小瞧了我們的關係,應該說我和他們是「生意」上的長期顧客。

看到他們兩個的出現,我就知道我的客人要來取「貨」了。

我走回到掛上了書包的那張桌子,取回了「貨」,然後帶回來交給一心和家寶。

「多謝惠顧,五十元。」

我先把「貨」放到桌子前,一手交錢一手交貨,這是我一貫的做法,免得有人收「貨」了又不給錢。

「都老顧客了,就打個五折啦。」

「我比一心要好,給我個一折就夠。」

TOP

爆走小說 )))))╭)O 口0)╯ --- 4公里每小時

(起步後)


還真會討價還價呢,還不想想是誰為他們寫作文工課啊?

為了不讓老師發現,我可是花了很多心思來設定文筆風格和用字,甚至刻意調整筆跡的呀。

單靠這些心思就已經把他們提出的要求彈回去了。

「我是鐵價不二啊,這次是寫暑假週記,一週五元,每編四百字,不多不少,收你們五十元,相比同行我已經是跳樓價了。」

「好啦,這裡五十元。」

「喺,五十元。」

「謝謝惠顧,今天還請多多指教。」

他們兩人放下五十元後,就從我那邊取了「貨」接着便離去。

一瞬間,我就賺了一百元了,這一百元我立即收到錢包中,袋袋平安。

我稍微計算一下今天有可能會賺到多少錢,我的書包裡還有七件貨,七件都是暑假週記,也就是我應該能再有三百五十元進錢包裡吧。

也就是說今天的錢包會有四百五十的進帳,感覺相當不錯呢,稍微每週幫別人寫一下四百字就有錢賺了。

我的收費比別人的更平便,一般的八百字寫作功課每篇十元,四百字週記和專題報告感想每篇五元,英文免談,課堂寫作請自求多福。

偶爾我還會幫忙做罰抄的生意,不過收費就貴多了,一篇二十元,所以很少人會找我做罰抄。

正因為我這麼便宜的收費,這種十元五元當作掉了的收費,才會讓我生意興隆。

再看一會書後,又有幾個同學走近來,向我取貨,而我也按照原則一手交錢一手交貨。

很快地,所有貨物都售出,如我所料的一樣,錢包裡增加了四百五十元了。

我算了算一下手上的紙幣,的確是四百五十元,沒有少沒有多,而在我進行交收的時候,小紫那邊聚集的人還是很多,也越多越來。

再次看到與她在那邊談笑甚洽的同學們,再看看我手上的四百五十元,莫名其妙地那種心酸感又來了。

正當我想要甩開那種感覺的時候,上課的鐘聲終於響起,響起的鐘聲為我甩走那種心酸的感覺。

因為今天是開學的第一天,有一個叫作「開學禮」的集會在禮堂舉行,低年級的設在下午舉行,而高年級的設在上午舉起。

所以在我們聽到了鐘聲之後,我們都離開課室,向着禮堂前往,準備集會。

「開學禮」一如往常地一樣悶,這應該不論是名校還是普通學校都是一樣吧。

努力撐着眼睛,渡過了「開學禮」的集會後,大家又再次回到課室。

所有同學都齊集在課室後,班主任就進了來,快速地為我們安排好坐位,以由高至矮的排列。

「呵呵,竟然坐哥哥的旁邊。」

「正確來說,是旁邊的那一行,我們之間是有條走廊的。」

是的,小紫就坐我旁邊的那一行,只要我把頭轉向右邊,就可以看到她臉容。

而坐我左手邊的,只是一個混得不熟的同學,他也不是我的客人之一,只是個普通不過又不顯眼的同學。

各個同學都對班主任安排的位置不太滿意,這是常有之事,有誰會不想跟好朋友一起坐。

正當大家對位置不滿地說來說去時,班主任叫我們先安靜,他有事要宣佈。

「各位同學,相信大家都有聽說過,今年會有一位新同學加入這班。」

新同學…這件事小紫在今早的時候跟我提及,原來這是真的。

班主任打開了課室門,然後輕輕地說了句「請進來」,接着就把新同學帶着來課室。

此刻的我還未知道,我的命運之輪,就是由這一刻開始運轉起來。

TOP

爆走小說 )))))╭)O 口0)╯ --- 5公里每小時

(起步前)

班主任把新同學帶進了課室,那位新同學就站在課室講台的正中間,受着大家的注視。

「她就是我們這班的新同學,那麼,請介紹一下自己。」

「巫小翠。」





新來的同學,名叫巫小翠,是一位長得比得嬌小的女生,目測身高只有中一中二生的高度。

她的髮型很是特別,是螺旋捲髮型,而且是雙馬尾式的綁在左右兩側。

學校應該不批准這種特別的髮型,但我猜她應該是特別伸請過,所以才能以此髮型上學。

小紫也是一樣,因為特別伸請,所以不用女生的校服上學,而是穿男生的。

她的臉孔也比較特別,看起來不像是本地人,那種感覺像是祖國內地人士的臉型。

雖然我是這樣描述,但並不表示不好看,應該是很她還算挺漂亮的。

她的一張小孩臉,以及那很特別的髮型,讓人覺得她是那種活潑動人,又不會太怕生和害羞的女生,但實際上好像又不是這樣。

從進來到現在,她都沒有跟班上任個一位同學有任何的眼神交流。

她的雙眼就一直緊緊地盯向地面,就好像發現了地面有甚麼特別的事物一樣,因為頭也是低了下去。

她的說話聲應該還有着小女孩的稚氣聲,這我聽得出來,但是她剛才卻用很沉穩的感覺,介紹自己的名字。

在這種場面上,通常都對自己的事介紹多一點,例如是從那一間學校轉過來,喜歡的事物和討論的事物等等,最少也說一下年齡。

但她卻完全沒有,單純地說過了自己的名字就算。

她的外表與她現在的行為,根本程相反,她就像是很討厭這個地方呢。

班主任看到她這麼冷淡的自我介紹,搞得氣氛尷尷尬尬的,便開口打完場,補充說道:

「巫小翠同學是北方人,而且只有十三歲,但希望大家能好好照顧她啊。」

班主任一邊苦笑一邊說道,此刻大家都感到吃驚,所有人都為之一震,甚至有人懷疑自己是不是聽錯了。

巫小翠原來只有十三歲?這不是小六或者中一的年紀嗎?難怪她會這麼嬌小。

可是,為什麼會直升到中四?

這太不可思議,難道這個女孩是所謂的神童,天才型學生?

神童學生,這東西聽就聽得多,電視上也見過,但真人卻從未見過,我甚至認為在我有生之年都應該不會遇到。

但真是萬萬沒想到在這裡,就在我的面前,就真的出現了一個。

班主任的一句補充,引來全場的哇言,大家都開始對巫小翠她議論紛紛。

正常的人,面對大家對自己是神童的哇言,應該都會感到自豪,但在眼前的巫小翠卻沒有這個反應。

她依然是低着頭,眼睛只望着地面,雙手交疊在身後,一點覺得開心或自豪的感覺也沒有。

看到大家都開始吵鬧起來,班主任拍了拍手,示意大家安靜。

當大家安靜下來後,班主任就開始為巫小翠安排坐位。

就在之前的坐位重編的時候,班主任其實早就決定好巫小翠的位置,在班房中就只有一個位置空着。

那是在我身後兩個位置的右手邊的一個位置,那裡就是班主任決定巫小翠要坐的位置,跟小紫是屬同一行呢。

這個位置或許是有點古怪,因為巫小翠個子嬌小,或許會看不到黑板,作筆記會有點困難。

但可能是這個關係,老師想她主動問同學借筆記,以此與其他同學搞好關係,所以才特意安排。

到底是班主任出於貼心還是出於愚蠢,到底是何種理由我就不去猜了,總之那就是巫小翠的坐位。

班主任指了指那個坐位,巫小翠便穿梭於走道中快步通過,來到位置之後安靜坐下來。

「就此,關於新生和坐位的事結束,接下來是派發回條通告及其他事項。」

接下來班主任就開始進行班務的工作,而我們全班同學也開始忙於接收回條通告。

別以為開學的第一天會跟平時的不一樣,只會上半日學,我們這所名校與別的不同,第一天就得上全日課。

當然,新的教科書才剛派發,筆記書和業作本也是一樣,所以第一天當然不會教書。

各個科目的課堂也只是老師先見面,認識一下,以及交付各項上課事情。

就這樣上午的課堂完成了一半,現在來到十五分鐘的小息時間。

剛才課堂的老師回收完暑期作業並離開課,大家就立即自由活動,大部份人向着同一個人走近過去。

這人並不是小紫,而是新來的同班同學巫小翠。

不知道這班同學真的很照顧新生,還是太過熱情,圍過去的人最少也有十二名,就連小紫也圍了過去。

旁觀着的我,看到這一個情況,一時間還以為大家都要欺負新生,情況實在嚇人。

其實我也打算過去自我介紹一下,畢竟新生可能很需要我的「服務」,但看大家都圍過去後,我就把這個想法打消了。

「小翠,可以叫你小翠嗎?我叫嘉麗啊。」

「妳是北方人啊?是那個地區的?北京嗎?北京雞卷好味嗎?」

「小妹,要不要當哥的女朋友?」

「妳有沒有玩電腦遊戲啊?要不要我帶妳衝等?」

「對網球有興趣嗎?妳可以叫我小紫呀。」

大家你一言我一語,不斷用說話去把巫小翠掃射過不停,真像是想用語言把她淹死。

因為太多人圍了過去的關係,我看不見巫小翠現在的臉是甚麼表情。

我只知道在大家吵吵鬧鬧大約十秒左右,所有人都因為一句說話而安靜。

「閉嘴!滾開呀!」

這並不是有甚麼校園惡霸出現在其中,這句話反而是那邊的主角怒吼出來的說話。

一下猛然站立的聲音「咚隆」響起,這聲音伴隨着巫小翠怒吼般的叫聲一同響出,所有圍過去的同學都不禁驚呆。

接下來的一秒,巫小翠把圍過來的幾個同學用力推開,從同學們的包圍中衝出了來。

她像是一隻脫兔的一樣,猛然狂奔,在兩行桌子之間的走廊奔走而過,向着課室奔走出去。

TOP

發新話題