發新話題
打印

[小說] 【新輕風】爆走小說 )))))╭)O 口0)╯ -- 367公里每小時

[Close]

爆走小說 )))))╭)O 口0)╯ --- 366公里每小時

(起步前)







更不是任何人士的不雅照片。

裡頭所存放的,其實是多個Word文檔,而文檔中的內容,完全是小說的一個章節內容。

沒錯,是肥宅師兄面對香江文創的小說故事-------《和肥宅談戀愛吧!!》

故事的內容很簡單,節奏也很明快,所以故事雖長但也很快讀完。

故事是講述一個女王般的女生招募觀音兵,肥宅一樣的男主角和其餘二十九個男生被選上。

接下來就是一連串的愛情事件,約會事件,搞笑事件。

作為男主角的肥宅,將會傾盡全力,做一個死忠粉絲,伴隨在女王左右。

在最後,這三十個男生中,大部份人已經厭倦了當觀音兵的生活,願意繼續跟隨女王的男生,幾乎就只剩下肥宅一個人。

到底故事在最後的最後,肥宅能否感動到女王,討得女王的愛呢?

肥宅師兄的故事還未寫畢,所以我讀不到結局。

但綜合所有章節來看,肥宅應該在最後討得女王的歡心,而作為故事讀者的我,當然也希望是這個結局。

而結局最後是怎樣,我並不在意,我在意的是,這個故事根本是肥宅師兄和愛恩的寫照。

當中人物的性格,外表,反應,甚至說話的方式,幾乎是依照肥宅師兄身邊的每個人書寫。

正因為這樣的內容,正因為這樣的描寫,正因為這樣幾乎真有其人的人物。

使得原本就放下的一個想法,重新拿起,並想要求得真正的答案。

小說創作,不單單只是一個創作,不只是一個訊息的傳遞。

也是一個作者的祈願。

我讀過了明悕寫的小說,我明白到此點。

我認為這是真的,所以我認為肥宅師兄是借助這個由他所書寫的故事,把他的願望寫出來。

就是討得女王的歡心,也即是愛恩的愛。

所以我認為肥宅師兄是在暗戀着愛恩她。

「呵哈哈,天從的,你的想像力真好的,果然有寫小說的天份的。」

肥宅師兄笑着說,但是他緊張的臉容已經出賣了他。

「肥宅師兄,請你不要逃避我的問題。」

我這是在八卦嗎?

或者是,我會鼓起勇氣向肥宅師兄問出問題的答案,當中八卦是佔了一部份,但並不多。

真正的原因是在後頭,不過這是我沒有猜錯,而肥宅師兄要承認了才可以說下去。

「呼……」

猶如已經暴露了行蹤一樣,肥宅師兄已經放棄了躲藏,選擇直接面對我。

「天從,你似乎是有點喜愛管閒事,還是說你很八卦?」

他脫下了粗粗圓圓的眼鏡,以沒有配帶眼鏡的臉孔正視我,仿佛是露出了真面目。





眼鏡下的他,一副正經百百的樣子,正經得就連平時尾語「的」字,都不再說出口。

「明明都叫你不要看了,但你還是要看,真的得重新評價你呢。」

「肥宅師兄,對於這件事,我向你道歉。」

「不,已經不緊要了,反正你已經看了嘛。」

肥宅師兄收好了眼鏡後,終於回答我的問題,說:

「天從你對於在文字裡的世界,感覺很敏銳呢。」

「…………」

「是,你的感覺沒有錯。」

在我眼前的人,感覺上已經不再是肥宅師兄,而是吳承澤師兄本人。

而現在,他正是以真正的自己,說出心底裡的說話。

「其實我從以前開始就喜歡着愛恩她。」

TOP

爆走小說 )))))╭)O 口0)╯ --- 367公里每小時

(起步前)











脫下了眼鏡以真面目面對我的肥宅師兄,把他心底裡的感覺說了出口,承認了暗戀愛恩。

就正如我從他所創作的小說中感覺到的一樣,我的感覺是對的。

正因為肥宅師兄承認了這一件事,他最近一連串的奇怪很為也能解釋得出來。

田居社長和愛恩,是被學校的大家認為最配的一對。

他們兩人的日常互動,就在暗戀愛恩的肥宅師兄面前上演。

同時,肥宅師兄也見證着他們兩個人是如何的匹配,無論是想法、思考、理解、抑或是害怕的東西,都十分相同。

愛恩那些需要翻譯的語言,田居社長並不需要肥宅師兄的翻譯,就已經理解得到了。

正因為親眼看着兩人的日常互動,暗戀愛恩的肥宅師兄實在很不好受,因而看起來滿有心事的樣子。

另外,肥宅師兄打架的一事,也可以解釋得到。

無他的,肥宅師兄喜歡的人是愛恩,所以當他聽到有人用語言來污辱她的時候,就會生氣得失去理智。

還有其他種種的情況,不論是過去了的,還是最近才發生的。

都因為肥宅師兄其實一直都喜歡着愛恩這一件事,從而解釋得到他的行為。

當下我甚至在想一件事。

以前肥宅師兄幫忙我面對愛恩給出的入社考核題目,到底是真心想到幫我?

還是想要借助我的手,用我的說話,幫助愛恩踏出她的陰影?

假如是後者,我會覺得肥宅師兄太有心計了。

另外我還在想--------

「天從,接下來呢?」

「呃?」

「接下來你打算怎樣做?」

就在我還在自己的腦海思潮中游走時,肥宅師兄突然的一句話把我拉回來。

他甚至說了一句我聽不懂的說話,把我嚇了一嚇。

由於我聽不懂,所以馬上就問道:

「肥宅師兄,你這是甚麼意思?」

「天從,我不是第一天認識你,我與你相識已經有一年了,我認識的你,並不會只因為好奇而問我這種問題,你是在確認我的想法,然後再走下一步。對嗎?」

我的想法,完全被肥宅師兄猜透,我就好像他手掌上的一隻螞蟻。

「天從,如果我沒有猜錯,那一天戲劇社的廣播劇是與阮田居有關,而且都是你的傑作。」

「不敢,不敢……」

被稱為傑作,實在受不起。

沒錯啊,我可不是因為好奇才會向肥宅師兄這麼認真的問。

既然肥宅師兄已經猜到我的想法,那麼我也不必隱瞞甚麼,於是我點了點頭,說:

「是的。」

我直接承認。

「我想讓肥宅師兄把自己的心意告訴愛恩知道。」

這就是我的本意,也是我此行的目的。

當我的話聲落下之後,就是肥宅師兄「呵呵」的笑聲響起,這是冷笑的聲音。

感覺就是在網路上看到一個作者發表小說,而看過第一章之後,就知道這位作者半個月後就會放棄書寫而發出的冷笑聲。

「說說為什麼你會想讓這麼做,天從。」

「是的。」

肥宅師兄脫下了眼鏡之後,樣子是正經百百,我也不小心被感染了。

我托了托眼鏡,一臉認真地說,把心底裡的想法說出來:

「因為我認為肥宅師兄應該把感覺告訴愛恩知道,讓愛恩知道有這一個喜歡她的人。」

「然後呢?」

「呃………」

「在我說過了之後,又如何?」

「關於這一點…………」

啞口無言,我頓時一句話也說不出來。

肥宅師兄看到了我的表情,知道我根本回答不了,所以,他「呵呵」笑了,而這次的笑聲是帶有嘲笑的意味。

「天從,對於你的好意,我感謝你,可是就正如你根本回答不出然後的一樣,把我的感受告訴愛恩是沒必要的。」

「怎麼會沒必要?」

「怎麼會有必要?」

「那個…至少,讓她知道這裡有一個喜歡着她的人存在吧。」

「天從,我覺得你這刻有點天真得過份了呢。」

他對我別開了臉,望着遠處的風景,沉默了幾秒之後又再說:

「我說了之後,事情並不會如我所希望的一樣,倒不如說自己其實是有些不希望會變成這樣。」

肥宅師兄的樣子看起來十分感慨,也十分無奈。

即使他沒有說明清楚「所希望」是指怎樣的事情,但我當然明白到,這是指和愛恩成為戀人的關係。

「天從,你應該知道,學校裡的大家,對於愛恩和田居的看法。」

「是的,我聽說過。」

「我相信,你也是這麼想,其實就連我也是這麼認為,認為他們兩個才是一對。」

我和肥宅師兄都見過愛恩和田居社長是如何的合得來,單單以製作曲奇餅的那件事,就已經清楚知道。

TOP

爆走小說 )))))╭)O 口0)╯ --- 367公里每小時

(起步後)








「而且,田居能做到我做不到的事情。」

他是在指體能上的事情。

肥宅師兄在體能上是比不過田居社長,就連氣勢也是。

如果說到要保護愛恩,肥宅師兄是比不上田居社長,肥宅師兄他自己對此事情最清楚不過。

「愛恩和田居是應該在一起,所以,不必要的枝,就不要節外生。再說,由一開始,我已經沒有打算對愛恩說出我的心意,因為我自己是幾斤量,我自己很清楚。」

「肥宅師兄……」

「這樣的一個我,已經決定了在她後邊幫助她,默默地。」

「這樣好嗎?」

明明就很喜歡對方,但因為一些原因,就連向對方表白自己的心意也不能,這樣實在太可憐了。

話說到這裡,肥宅師兄載回他的眼鏡。

本來正經百百的他,現在從吳承澤,變回了我所認識的肥宅師兄。

載回了眼鏡的他,再次把視線落在我身上,說:

「沒甚麼好不好的,我只能這麼做的。」

之前一直沒有加上的尾音,現在又回來了。

「可是,我還是認為肥宅師兄--------

「天從的,請不要迫我的。」

肥宅師兄靠近了我,搭住了我的肩頭。

「每個人都有他的想法的,你不能強迫他人接受你的想法的。」

「強迫?」

「田居的事件中你的手法太過強迫了的,還好最後成了件好事的,但終究你還是很強迫的讓人接受你的意見的,這不是件很好的事的。」

「我當時只是覺得我得要幫助他。」

「於小說裡傳達的訊息的,到底要不要接受的,是由讀者所選擇的,作為作者的我們的,只能盡自己本份的,把訊息於小說裡好好傳遞的。」

話題突然的轉跳,使我跟不上,頓時反應不過來,說不出話。

隨着這一下轉跳,肥宅師兄逃出了本來的話題,避開了我。

「天從的,最後想拜託你的。」

「啊?」

「這一件事,請不要讓任何人知道的,特別是愛恩她的。」

我不知道之後的事情會如何發展,但我目前還是先點頭。

而在最後,肥宅師兄加重了語氣,再對我說:

「如果你沒有守約定,那麼………」

肥宅師兄沒有再把話說下去,他只對我露出一個意義深遠的笑容。

這一個笑容,使我頓時感到一股寒意。

雖然肥宅師兄並不是體力型的男生,是文學型,但有一句說話叫「筆利於劍」。

國家會打擊一些文學創作,有些書被列成禁書,也會禁止一些說話和言論,因為國家知道這些東西比起槍炮,可能還要厲害得多。

當一個文人要展開報復,到底會做出怎樣的事情,實在叫人想不到。

而想不到,不知道,正正就是恐懼的來源。

如今,我只好拼命地點頭。

隨後肥宅師兄「呵呵」笑了幾聲,並回去檢查他的手提電腦去。

TOP

發新話題