發新話題
打印

[小說] 【新輕風】爆走小說 )))))╭)O 口0)╯ -- 412公里每小時

[Close]

爆走小說 )))))╭)O 口0)╯ --- 411公里每小時

(起步前)









我本來只是打算和明悕見一見面,應該不會有甚麼事情發生。

但誰知道,突如期來的第二次小說體驗就向我襲來。

突然出現的小說體驗,讓我再一次成為了明悕的臨時男朋友,而且我是被騙來的。

這一下的超展開,真讓我措手不及。

首先是心理上,其次是金錢上。

因為我沒有預料到這個外出,原來是一個陷阱,我只帶了不多的錢在身邊。

身上的錢,僅能吃一個稍貴的午飯。

要和朋友一起去活動,靠着身上有的現金,真的非常勉強,更別說要扮作男朋友去約會了。

「唉……」

我打開自己的錢包,看着裡邊幾張薄薄的鈔票,心裡不禁嘆氣。

感嘆這個世界是現實的,沒有錢就萬萬不行。

也感嘆到男女之間的愛情,其實也是建立於金錢之上,沒有錢就連一起活動也別去想。

「明悕,那個我……」

我要叫明悕放過我,讓我回家去,又或者體諒我的錢包。

但作為一個男生,竟然叫一個女生去體諒他的錢包,這樣太過丟臉了吧,所以我沒能立即說出口。

我在考慮如何婉轉地對明悕說自己錢包的狀態,不過明悕這時對我說:

「啊,對了,今天的費用由我來負責就好啦。」

「吓?」

「不好嗎?因為是我突然叫小從來跟我一起小說體驗嘛,小從身上應該沒帶很多錢吧?」

「是的,對不起。」

我覺得自己挺不中用,都已經是個高中生了,已經是五年級生,但卻沒有錢可以應付突發情況。

如果這件事還持續到踏入社會,甚至在踏入社會後幾年都發生這樣的狀況,我肯定會非常地慚愧,對不起我的父母。

不過,對於明悕的貼心和體諒,我實在很感動。

我覺得眼前的明悕,身上是散發着天使的光環,有着傳說中的聖光,使我目不轉精地望着她。

「嗯?我臉上有甚麼嗎?怎麼一直望着我看呢?」

「對…對不起,我只是覺得有點感動,覺得明悕將來會是個賢妻良母。」

「那麼,小從會想當孩子他爸嗎?」

「啊……小說裡有這段對話嗎?男主角是怎樣回答?」

因為現在是小說體驗中,我不清楚自己應該要用那一個身份回答她這條問題。

「小從笨笨的,隨你喜歡啦,那個身份都可以。」

「如果是男主角的話,應該會說『目前講孩子的事情也太快了吧,始終,生小孩這種事是要經過深思考慮的』之類的說話。」

「啊,沒想到小從的想法會這麼成熟呢。」

「不過,如果是以羅天從這個身份的話,我會說『不想』就是了。」

「嗚嗚…超失望。」

也不用立即垂頭喪氣吧,每次看到明悕的小朋友反應,我就被她逗得笑了。

說着說着,我們便來到了小說體驗的第一站,《和男朋友做的十件事情.第二季》的第一個場景。

「這個不要吧。」

「為什麼不要?」

「我會害羞。」

「身為男生是在害羞個甚麼啊,難道小從是女生?」

這個場面,是女生的話還好,可能沒那麼尷尬。

因為這種事情,在男生之間並不會做,或者幾乎不會做,可是在女生之間卻很普遍。

「只不過是拍個貼紙相,別害羞啦,小從。」

還未等我回應,明悕就拉起了我的手,把我強行拖了進去,強迫我去拍貼紙相。

貼紙相,我家媽媽其實早就嚷着想去拍一次,畢竟媽媽是個標準派女生。

可是我們家中又沒有人喜歡拍這種相片,即使同樣是女生的小紫,也不感興趣,她和同學之間也只是拍過一次,而且是被迫的。

我實在沒有想到,現在居然要拍這種貼紙相。

而且我的第一次,並不是和家人,是和明悕這個女生一起拍這種照片,真是超超超超害羞的。

「明…明悕,小說劇情第一章就一起來拍貼紙相,進程會不會太快了?」

畢竟這是小說體驗,所以我以小說的道理來跟明悕談一談,不過明悕沒有理我,她投入了硬幣後,就開始在選擇背景和框架。

「小從,小從,我選了十連拍啊!我們要擺出十個不同的造型。」

「不…不要吧!」

我的哀號聲沒有傳到明悕的耳中,因為她的大腦在急速思考要擺出那十個造型和姿勢,沒空閒去聽我的哀號。

自己是多麼想要抗議,但無奈的是,負責拍照的電腦系統已經在開始倒數。

「做好準備囉!三!二!一!」

一把裝作可愛的女子聲音被電腦系統播出,為着我們倒數。

在三下倒數聲後,拍照就已經開始。

咔嚓!!

「耶!」

十連拍的第一張已經拍了下來,在螢光幕上可以看到明悕擺出的可愛動作,以及僵硬在原地的我。

「做好準備囉!三!二!一!」

TOP

爆走小說 )))))╭)O 口0)╯ --- 411公里每小時

(起步後)









裝作可愛的女子聲音又被電腦系統播出,十連拍的第二張即將開拍。

當下,我終於回過神來,擺出了動作,不過只是單純地豎起手指,擺出勝利手勢,非常僵硬和緊張。

和我成了對比的明悕,卻一派輕鬆,動作還滿可愛。

結果,之後由三至到九的照片,我也同樣地擺出同一個姿勢,仿佛被急凍了起來。

然後來到第十張照片,在我以為終於可以擺脫惡夢時。

「小從。」

明悕突然叫了叫我,把我的僵硬頓時解開,就似是被點的穴被解了的一樣。

她更把我的手臂緊緊地抱住,頭也靠落在我的肩頭上去,這個姿態,是女朋友對男朋友做的姿態。

當下,我想要叫明悕不要這樣,始終我們不是真正的情侶。

但是在螢光幕,我可以看到明悕正流露着幸福的表情。

她就好像真的在抱着愛人的手臂一樣,覺得可靠、安全、幸福、感到被愛。

看着她這個就連幸福小紅葷都跑出來的幸福表情,我都於心不忍要叫停她。

自己甚至很配合地微笑了起來。

在螢光幕上,我們看起來真像是一對情侶,非常恩愛。

不過實際上,我們只是普通朋友。

或者是朋友以上,戀人未滿的那一種吧,畢竟我和明悕也有些特殊的經歷。

當下的這一刻,我不禁想起了小翠。

說到底,我和小翠又是一個怎樣的關係呢?

而且,小翠今天傳給我的訊息,到底是否搞錯了收件人呢?

假如小翠是搞錯了收件人,把充行誤當作是我,把訊息傳到我這裡,這不就是在說小翠和充行的感情出現了變化嗎?

是的,我是暗地裡在爽,因為她要和充行這傢伙吵架了。

不過,我想,小翠應該會很不開心吧,雖然她的心情如何是與我沒有任何關係。

和充行吵架的她,會在做甚麼呢?

很生氣地暴飲暴食?還是把枕頭當作出氣袋?

還是會利用心中的這一團怒火,去創作一篇小說,化憤怒為動力?畢竟小翠是一個出道作家。

還是會蜷在被窩裡去,一個人偷偷在哭泣?

還是會把她外婆送她的那個音樂盒,獨自地攪動它,讓音色去治療她受傷了的心靈?

還是說,她那一段短訊,不是要傳給充行,而是另一個男生?會是誰啊?

還是說,她並沒有搞錯收件人,的確是傳了這個短訊給我,但這是代表了甚麼?

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實在好笑,我竟然在想小翠的事情,我竟然會在想她現在的感受是怎樣,我竟然在想她現在正做些甚麼?

我到底是怎麼了呢?

在我身旁的女生是明悕,她甚至很親密地抱住我的手臂。

但我腦裡邊,卻在想小翠的事情,完全沒想到明悕她。

「巫小翠……」

我情不自禁地以非常低聲的音量講出小翠的名字,這是因為不想讓當下明悕所沉醉的幸福氣氛打破。

TOP

爆走小說 )))))╭)O 口0)╯ --- 412公里每小時

(起步前)










在拍過貼紙相之後,我和明悕就繼續往下一個地點前進。

關於貼紙相,明悕把貼紙相全部都收起,歸於她自己,一張都不給我,不過我自己並不想要就是了。

明悕對我說好很苦惱,不知道應該把我們一起拍的第十張相片貼到她的手機上去,還是貼在電腦繪圖板上去。

我沒有多給意見,這種事隨她就好,只要她覺得開心。

和我一起繼續進行小說體驗的明悕,笑容一直都沒有離開過她的臉上。

她是笑得多麼的可愛,多麼的燦爛,多麼的漂亮。

到底她在想些甚麼呢?為什麼會覺得這麼開心呢?

我不清楚,也沒有去想,因為在接下來的小說體驗之中,我腦海裡邊,並不是關於在我身旁的明悕的事情。

於我腦海裡,有的就只是小翠和小翠,然後還是小翠。

她在做甚麼呢?她現在開心還是傷心?她有沒有吃午餐?

我自知自己是非常非常的差勁,因為我在和明悕進行小說體驗,但腦裡卻是小翠的事情。

既不投入,也沒有尊重過在我身邊的這位可愛少女。

就好像和朋友約在一起吃晚飯,朋友卻從開始到晚飯結束,都在滑手機,自己怎麼可能覺得受到尊重呢?

但無奈的是,對於小翠的每個想法,深深地刻在我腦海之中,揮之不去。

特別是我和明悕因為小說體驗而一起去到髮飾店挑選髮飾時,我甚至首先想到小翠會喜歡那一個髮夾,而不是想到關於明悕的事情。

「小從,小從,小從,我在叫你啊。」

「啊…對不起,我在想事情想得入神了。」

「小從,你說我配這個髮夾好看嗎?」

「啊,不錯的。」

「這個呢?」

「也很好。」

「換成這個呢?」

「很好。」

「哼!小從根本沒在用心看!我手上的這個是髮圈!是綁起長髮用的啦!」

「對不起,我剛剛一時分心。」

正如明悕所說,我其實沒有用心在看她挑出來的髮飾美還是不美,甚至連她換成了髮圈在問我,我都不知道。

自己不小心就惹明悕不高興,所以我只好送她一個髮夾,作為道歉。

還好明悕因為收到我送的髮夾而開心,才沒有繼續生我的氣。

然後,我們去過不同的店舖,一起閒逛過幾條街道,乘坐過香江有有名的電車,終於來到了這次小說體驗的尾聲。

「終於來到第十件事啦。」

興奮極了的明悕,正靠住我的手臂,和我一起坐在巴士上。

對於和明悕在今天有這樣的親密接觸,我幾乎已經麻木。

只要不是接觸得很過份,超過我自己的底線,我都不會阻止她。

「是啊,最後一幕了。」

我回應了明悕興奮的一句,然後從巴士的玻璃窗望出去,就看到街道已經被染成了夕陽的橘黃色。

再過兩天便是正式踏入十二月,現在幾乎已經進入了冬季的時令,日短夜長。

相信再過不久,就會進入華燈初上的時刻。

太陽在落下的同時,月亮就剛剛升起來,星光也隱約地露面,是個好奇妙的時刻。

「小從覺得開心嗎?」

「嗯?我還好,最緊要是明悕妳開心。」

「小從在為我着想呢?難道說喜歡了我?」

我想要像平時一樣回答「沒有」,然後看看明悕張立即就垂頭喪氣的小女孩反應。

但當下我想到一件重要的事情,所以我回答說:

「說起來,我們現在要到那裡去了?我記得這條路是往香江中學的方向。」

「啊,是呢,最後一幕是在香江中學裡進行。」

「裡邊?」

我一臉愕然,而在這一刻,明悕的臉上泛起了緊張的感覺。

回過了神後,我們已經離開了巴士,也走進香江中學裡頭。

因為我和明悕都是香江中學的學生,只要出示學生證就可以進入校園,即是假日,也可以回到學校去。

學校裡非常地安靜,安靜到可以聽到鳥叫。

校工和保安的暢快地聊天的聲音,也可以聽得到,不過內容在講甚麼就聽不清楚了。

看到被染上了橘黃色的學校裡空空蕩蕩,沒見到除校工和保安以外的人,感覺相當奇怪,也很是新鮮。

「明悕,這一幕要怎麼體驗?」

我問,而帶着緊張臉色的明悕對我說:

「小從,跟我來。」

話聲落下後,明悕就拖起了我的手,領着我走路。

最後,明悕帶我來到學校的一個小花園,更和我一起坐在小花園的長椅上去。

花園冷冷清清,冬風和秋風為這裡增加了愁傷的氣氛。

不過面前天空上的夕陽,還是把我和明悕照得溫暖,更讓我們都染成夕陽色。

整個畫面其實挺有詩意,我們兩個就好像老夫老妻一樣,一起看日落,同時回顧我們以前一起看過的日落,並要一起看以後的日落,永遠在一起。

TOP

爆走小說 )))))╭)O 口0)╯ --- 412公里每小時

(起步後)








「小從。」

我閉上雙眼,感受着當下這不錯的夕陽氣氛,然而在這時明悕叫了叫我。

「嗯?怎麼了?」

「小從,我們現在來體驗最後一幕好嗎?」

我點了點頭,而明悕對我回以微笑。

接下來,明悕突然就站了起來,也站到我面前。

夕陽在她背後,照得她的偏向灰的短髮發着金光,也把整個少女的輪廓照了出來。

她站在那裡,任由風輕輕吹動她的短髮,雙手只放到身前去,姿勢充滿了少女的味道。

休沐在夕陽光之下的明悕,非常地漂亮,感覺是不會輸給愛恩這一類的天生美人。

我幾乎是想要叫明悕站着別動,好讓我拍下這一張如畫一樣的美照片。

但是,我沒有這樣做。

因為當我想要開口說話時,明悕比我搶先一步說話,對我說:

「小從,有一件事好感謝你。」

「感謝我?」

「是啊,是關於小恩和小澤他們兩個的事情。」

我馬上就知道明悕在講甚麼事情,是指承澤把心意告訴愛恩知道的那一件事。

「小澤告訴了我整件事的經過了,多得小從的幫忙,小澤他才能夠把一直以來的心意,告訴給小恩知道。其實我很早很早前就發現了這件事呢,只是我自己覺得這件事還是由小澤他自己來處理比較好,所以沒有介入於其中。」

說到這裡,明悕露出了一點點的疚意,所以我立即說:

「其實我只是覺得,心意就跟寫小說一樣,它是應該要被說出被實行,而不是應該要一直收藏在心底裡去,然後被消化,所以我才會介入這件事之中。」

沒錯啊,心意就和寫小說一樣。

收藏在心裡,完全沒有意思。

它最終只會被時間消化,然後排走,所以這就是為什麼有靈感的時候就要立即進行創作。

「嗯,小從說得沒錯,心意是應該要被說出的。」

說到這裡,明悕突然停住。

她在努力調整自己的呼吸,仿佛要把一股名為緊張的感覺從體內趕走。

也似是要把少女的勇氣,完全地展現。

「明…明悕?」

「小從,有一件事我想趁現在告訴你知道,因為我希望自己的心聲也能傳遞出去。」

「明悕?」

「其實我一直都很喜歡小從你。」

仿佛是已經把一生人能夠拿出的勇氣都拿出了來般,在夕陽的光照下,明悕對我講出這一句話。

我呆了一呆,回答說:

「請問這是小說中女主角的對白嗎?」

「不是啊,這是作為李明悕我對小從的心聲。」

「那麼,請問這是表白嗎?」

「是啊,我是一直都喜歡小從。」

「啊……」

我呆呆地張着嘴,表情有點呆若木雞。

心裡在這刻才明白過來,原來這是表白,而不是小說情節啊。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甚麼鬼啊!!!!!!!

TOP

發新話題